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黄色种子网站 >> 正文

【流年】绝句(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起:点绛唇】

下午五点的弄堂已经有些昏暗了。天光泼下,从水泥钢筋的缝隙穿过,深深浅浅的,巷子里就显得黑白分明。林慧拎着行李箱找到二栋502房门前,轻轻按响了门铃。响到第三声的时候,吴翔便出来开了门。

吴翔见是林慧,显得有些局促,说:“你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来了?提前说一声我好去车站接你。”林慧轻声说:“手机到了这头就没电了,就没有麻烦你。”吴翔请林慧进去,说:“家里很乱,没来得及收拾。”又问林慧:“你第一次来,怎么找到这里的?”林慧说:“你不是留了地址吗,我沿路问人就行了。”

吴翔帮林慧把行李放好,说:“你随便坐,喝点什么?”林慧没有就坐,四处打量了一下,房子不是太大,靠窗户位置摆放着一张写字台,上面放着电脑和几本书,有一个独立卫生间,门半开半掩着,床上的淡蓝花色被子胡乱地叠了一下,却不是很整齐。

吴翔没找到什么喝的,就把开了半瓶的非常可乐找一次性杯子给林慧倒了一杯,林慧捧着杯子,说:“你住的地方倒挺好的。”吴翔没有说话,见林慧没有坐,自己也不好独个儿玩自己的,只好陪站着,颇有些尴尬。

林慧“啊”的一声,说:“差点忘记了,你妈让我给你带了果酱。”说着,便从包里翻找了一会,拿出一个红色方便袋,裹得严严实实的,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吴翔说:“你来就来,还带东西干什么?”又说:“我妈也真是,不知道你一个女孩子拿这么多东西路上不方便啊。”林慧笑着说:“没事,反正也不重。”

“这是什么?”吴翔见林慧拿出来放在桌边的一条围巾,深棕格子颜色,外面的包装袋还没有去掉。林慧忙拿到手中,说:“这个是……我买给你的。上次你不是说你正好缺一条围巾吗,我自己不会织,就到超市买了一条,也不知道颜色你喜不喜欢。”吴翔说:“你这么破费干什么?你又赚不到钱。”

晚上吴翔带林慧去外面的小饭店吃饭,两人走在路上,巷子里昏黄的路灯照在身上,就像披上了一层银霜。吴翔问:“晚上你住哪里?”林慧说还没地方住,吴翔不好让林慧一个人去住宾馆,便说:“过会我把旁边一间小房间收拾一下,你暂且委屈住一下。”林慧说:“我这次来,就不走了。”吴翔吃了一惊,问:“你家人放心啊?我记得你老爸管你可管得紧呢!”

林慧说:“我爸爸生病了。住院花了不少钱,我想着出来找份工作,能赚点是点,管贴补家用应该是够了的。我在上海也没什么认识的人,就只好来找你了。”吴翔想了一下,说:“那明天我帮你找找,看可有什么适合的工作。”

第二天吴翔正好不上班,便带着林慧到人才市场转了一圈,问了几家中介,有几家虽然能做,但中介费却高得怕人,林慧说:“要不然算了,我先找临时工做也一样。”吴翔却说没事,下午带林慧去步行街买衣服,说:“你身上穿的衣服太老土了,别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乡下来的,不欺负你这样的外乡人才怪呢。”林慧却有些舍不得钱,吴翔说:“算我送给你的。”林慧说:“你的钱不是钱啊?”

吴翔给林慧挑了一件浅绿色的雪纺衫,圆领子,在胸前位置绾了个蝴蝶结,林慧却说颜色太艳了,要换一件素一点的。挑了几款都不中意,最后还是林慧自己选中了一件黑白条纹的衬衫,一条条跟斑马线似的。服装店的老板娘也挺有耐心,一直陪着他们两人挑,吴翔付钱时,老板娘笑着对林慧说:“你男朋友对你倒挺好的。”林慧红着脸不说话。

回去的路上,吴翔没话找话说:“刚才老板娘说笑话的,那个……你不用当真。”林慧轻轻“嗯”了一声。两人忽然都不知道说什么,最后还是吴翔打破了沉静,说:“明天我要上班,你要是觉得闷就到附近逛逛。”林慧答应着,吴翔又说:“等我发了工资给你换个手机,现在都在用触屏智能的了,你的诺基亚都用旧了,充电也不方便。”林慧也没有说什么。

第二天是星期一,下班后吴翔刚刚回到家,就听见走廊里有炒菜的声音,探头一看,却是林慧临时搭了一个简易的台子正在做饭,见到吴翔回来了,微微一笑,露出两个浅浅酒窝,说:“你回来啦?我看你房间里有现成的电磁炉,不用怪可惜的,就跟房东大妈商量了一下,把走廊借过来烧饭,大妈先说要收钱,我好说歹说才同意了。”吴翔的神情有些怔忪,林慧见吴翔神思不属,问道:“你怎么啦?”吴翔说:“没怎么,好久没有吃自家做的饭了。”他其实是想起了当年和梁秀娟在一起时两人烧饭的时光,自从和梁秀娟分手之后,也就没有做过饭了。当然这些自是不好跟林慧说的。

打开房门一看,房间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家具衣物摆放得整整齐齐,倒有个家庭的模样,吴翔一笑,说:“倒有些怀疑走错屋了。”林慧听出吴翔是变相在夸奖她,脸上顿时绯红,转过身往走廊上去了。

过了几天,两人一起上街买日用品,从超市出来,提着大袋小袋走在路上,碰到同事赵小年,赵小年开玩笑说:“老吴,不错啊,终于告别单身了。”吴翔追着打赵小年,说:“可别乱说,林慧是我老家的邻居,我们小时候一起玩大的。”赵小年说:“青梅竹马,更是门当户对。”

吴翔跟林慧介绍赵小年,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赵小年补充:“基友。”林慧笑着打招呼,她不善言谈,就只笑笑。赵小年说:“当年我和吴翔,梁秀娟三个人关系可是最好的,可惜如今三剑客少了一个。”见提起梁秀娟吴翔有些不开心,便改口说:“不过现在认识了你,也不错。”赵小年这句话说得有些前后不搭,却惹得吴翔不大高兴,林慧暗想是不是和这个梁秀娟有关系,但又不好开口问。

林慧住了有一个星期的样子,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电子厂上班,一天12个小时,需要倒班,上夜班的时候,每天晚上吴翔就骑车送林慧到厂里,然后早上起床接林慧下班。林慧同事看到吴翔的车每次准时到厂门口,总笑着说:“林慧你男朋友又来接你啦?”林慧先总是强调:“不是男朋友啦!”后来说得多了,也就不争辩了,在旁人看来是一种默认,她自己却知道吴翔的心里可能不是这么想的。

林慧旁敲侧击地问过几次梁秀娟的事,吴翔总是闭口不谈,他不是不知道林慧对自己的心意,只是放不下而已,虽然他明知道他和梁秀娟已经不可能了。林慧知道这件事是吴翔的心结,问了几次也就不问了。

还有几天是吴翔的生日,林慧决定给吴翔一个惊喜,提前买好了生日礼物,还没等到生日那天,就放在桌子上。吴翔回家的时候见林慧笑盈盈的,问她遇到什么好事了,林慧说:“是你的好事。”把生日礼物交到吴翔手里,礼物用一个手掌大的礼盒包装好的,很精致,吴翔打开一看,见是一个做工精致的皮革钱夹,上面写着一张字条:生日快乐。字迹工整,是林慧自己写上的。吴翔说了谢谢,把礼物收了。虽然没有其他的言语,但是林慧已经很满足了。

天气越来越冷了。吴翔以前从来不围围巾,这几天却把林慧送的那条围巾围在了脖子上,两人上街时,吴翔也开始有意无意地牵林慧的手,一切水到渠成似的,连赵小年都看出了端倪,说:“当初死不承认,现在终于藏不住了吧?”吴翔也不再反驳。

吴翔或许觉得,自己不能一直活在过去梁秀娟的影子里,需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这么想着,觉得有些愧对林慧,虽然林慧是不介意的,但吴翔还是决定找一个机会跟林慧说一说他和梁秀娟的过去。

【承:念奴娇】

时间倒回到三年前,一天正上班,赵小年忽然跑过来跟吴翔说:“我们公司新来了一个小姑娘,才21岁。听说也是你们安徽人,有没有兴趣认识认识?”吴翔说:“跟我有什么关系?”赵小年半开玩笑说:“得了吧,都这么大人了,还不赶紧讨个媳妇。”吴翔切了一口,说:“说得好像自己已经有了似的。”

新来的小姑娘和赵小年在一个部门,两人走得近,赵小年便三天两头找吴翔聊这个女孩子,知道了她叫梁秀娟,读完中专就出来找工作了,老家在亳州,离吴翔老家倒是挺近。吴翔骂赵小年:“你一个劲地说我,你自己怎么不去追?”赵小年却嘿嘿一笑:“老衲已经看破红尘,不在三界中了。”吴翔呸了一口,说:“贫嘴。”吴翔虽然表面装作不在意,也暗地里瞧过几眼,梁秀娟穿着淡黄色的抹胸,乌黑的头发披在肩头,远远看去倒也模样清秀。

一天下班,吴翔抱着一摞文件往门外走,忽然一辆自行车歪歪扭扭地撞来,吴翔想躲却没有躲开,吓得车上女孩尖声直叫。吴翔爬起来抬头一看,却正是梁秀娟。梁秀娟显然也吓坏了,忙停了车,一面帮吴翔捡散落在地上的文件,一面问:“你没事吧?”吴翔笑着说没事。梁秀娟一个劲赔不是,倒教吴翔有些不好意思。梁秀娟在文件上看到吴翔的名字,不由得“呀”的一声,说:“原来你就是吴翔啊!”吴翔奇道:“你认识我?”梁秀娟说:“早听说你是大才子了,我看过你写的小说,非常精彩。”

吴翔知道定又是赵小年从中作怪了。吴翔只笑着说:“你喜欢就好。”两人告别,梁秀娟才发现车子动不了了,吴翔问怎么了,梁秀娟说:“我也不知道,车子不能动了。”吴翔看了一下,说:“链条松了。”动手帮梁秀娟修好,梁秀娟略带抱歉地说:“这怎么好意思,我撞了你还要反过来让你帮我修车。”吴翔笑说举手之劳,梁秀娟偏要请吴翔吃饭以示歉意,吴翔推脱不过便应了。

两人来到川苏菜馆,梁秀娟点了几个小菜,和吴翔坐下,说:“这家饭店的名字取得不讲究。”吴翔问:“怎么?”梁秀娟指着店牌说:“四川人爱吃辣,江苏人却爱吃甜的,这两个地方的人的口味完全不一样。”吴翔笑了,说:“就你爱挑刺。”梁秀娟又说:“不过我发现安徽人还是比较吃得惯川菜。”

两人聊起家乡,老家在哪儿,在哪里读的大学,又怎么来的这个城市。吴翔发现梁秀娟特别能说,有时候竟说得自己哑口无言。吴翔注意到梁秀娟吃菜也颇有讲究,比如吃大蒜不吃半生半熟的,花椒一一要挑出来,鸡肉还只吃母鸡肉,不吃公鸡的,说公鸡肉不如母鸡肉有营养,点菜时把点菜服务员问得一愣一愣的,似乎没见过口味这么刁钻的食客。梁秀娟却颇为自得,说:“既然花了钱,就要吃出享受来。”

过了没一个星期,梁秀娟忽然主动来找吴翔,说:“我准备了一个年会节目,还缺一个搭档,想邀请你一起,可以吗?”吴翔颇有些受宠若惊,自然一口答应,说:“我可没有艺术细胞,你别嫌我拉你后腿就行。”

从那以后,两人下了班就经常留在公司活动室里排练节目,年关将近,天气越来越冷,活动室里却因为有了两人的欢声笑语而温馨四溢。赵小年偶尔也来客串角色,赵小年虽然动作滑稽,却生得一副好嗓子,唱歌非常好听,央求梁秀娟临时改戏,硬是把赵小年也加到了表演的团体之中。倒是吴翔对表演方面天赋不高,偏偏梁秀娟又是事事追求完美的性子,少不得受到梁秀娟的啧苛。好在梁秀娟颇有耐性,到得年会之前,终于把节目准备得像模像样。

年会那天,三人一起登台,梁秀娟和吴翔跳舞,取消了原来的伴乐,改由赵小年伴唱。唱的是《我的天空》,舞蹈是梁秀娟精心编排的,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一种与灯光、气氛、环境的和谐,迎来一片掌声。

表演异常成功,三人约着到公司附近的“芭芭露莎”酒吧庆贺。店里的地板是水晶玻璃的沉黑色,有灯光打在上面,斑斑点点,放着舒缓的萨克斯音乐。吴翔以前没怎么到过这种地方,梁秀娟却似乎轻车熟路,找了位置坐下,就有服务员过来,梁秀娟要了一个提拉米苏,三杯红酒,又给两位男士要了草莓水烟。梁秀娟说:“东西不用点太多,我们只管坐在这里聊我们的,服务员是不会赶我们走的。”赵小年却吐了舌头说:“乖乖,就这么点东西就几百块钱,不坐上他个大半天根本不够回本的。”惹得两人都笑了。

三人聊起天来也是天南地北,梁秀娟的肚子里似乎有着说不完的俏皮话,赵小年连连感叹:“我们真是老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节奏。”梁秀娟啐道:“少来,我可不是大叔控。”赵小年忙问“大叔控”是什么意思,梁秀娟又解释了半天,结果越描越黑,惹得三人哈哈大笑,梁秀娟笑得更是东倒西歪,一下子笑岔了气,趴在吴翔的肩膀上,眼里都笑出了泪花。

梁秀娟这样的性格,是吴翔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一类女孩子,充满了青春的气息,活泼朝气,却不知为何,吴翔特别喜欢这种感觉。因此更多时候都喜欢安静的看着梁秀娟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感觉如此这般,便是莫大的幸福。

以后的日子,三人便经常约着一起出去玩,附近的电影院、茶座、KTV等都无一幸免,每去过一家,梁秀娟必定有一番评头论足,有时很有道理,但有时却也毫无根据,吴翔便骂她:“谬论。”梁秀娟就开始和吴翔争辩,当然每次都是以梁秀娟胜利而告终。虽然多数时候是梁秀娟口才便给,唇枪舌剑让吴翔无从招架,有时候却是吴翔故意让着梁秀娟。

他自己也感觉得到,梁秀娟对待他和赵小年两个人,还是有所不同的,对自己明显就要比赵小年亲昵得多,比如同样的话从他们两人的嘴里说出来,吴翔说的梁秀娟就会听,要是赵小年来说,就会换来一阵毫不留情的反驳。存着这样朦胧隐秘的一层关系,吴翔觉得自己开始有些想入非非了,有时候一个人睡在床上,都是想着怎样才能惹梁秀娟开心,怎样可以让梁秀娟更加在意自己。

中医能治疗好癫痫吗
癫痫病需要做什么检查
癫痫病能治愈吗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