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射箭的游戏 >> 正文

【流年】曼陀罗(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曼陀罗,梵语mandara(va)译音。意译为悦意花。在印度被视为神圣的植物,特栽培于寺院之间。为一年生有毒草本,叶子互生,卵形,花有白、紫、黑等颜色,花冠像喇叭,结蒴果,表面多刺。全株有毒,花、叶、种子等均可入药,是麻醉性镇咳镇痛药。其气味能使人产生幻觉。村人又称大蓖麻,风茄儿,风铃儿。

——作者题记

我的小狗叫豆豆。

豆豆可能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件。豆豆可能干的这件惊天动地的事件,不仅在狗类中永垂青史,就是在人类中也必将永垂青史。

豆豆是一只纯种的英国可卡品种狗。可卡品种在数百种品种狗中,聪明度那可是排在前十名的。我的可卡豆豆是只纯黑色的狗,黑的如漆如墨油亮水滑,黑的浑身上下拿着一百倍放大镜找不出一根杂色毛。豆豆是三个月大的时候到我家的,豆豆与我的缘分是上帝的安排。

那天,我在一个集市上闲逛,看见了一个老太太在卖狗,一个不大的铁丝笼子里挤着三只小狗。那三只小狗模样怪怪的,耳朵大的出奇,大的比嘴巴都长。两只杏核般的眼睛澄明黑亮,三只狗狗一黑两黄。我曾经奇怪地问自己,为什么近几年忽然对狗产生了兴趣?当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情的时侯,我似乎才恍然的找到了答案。还是先说我和豆豆的奇遇吧。当时,我不由自主的来到了它们的笼子面前。我先是看好了那只黄色的可卡幼犬,那小家伙在他们仨兄弟中个头稍大一些,皮毛也更光滑一些,总之,搭眼看去更养眼一些。(写到这里我想起我刚当兵的时候由于长的个子矮小相貌丑陋,屡被领导看不上眼。后来,枪也打的准,弹也投的远,书也读的好,才改变领导看法。但是,那是付出了多大的努力换来的啊!所以后来我当了一个单位的主要领导之后,我从不以相貌取人。今天,我更不能以相貌取狗。)话说我先是搭眼看好了那只黄色的,和老太太讲好了价钱,五百元人民币。我排出了五百元人民币,老太太咧开没牙的嘴巴,先对着一轮光明的太阳一张一张地辨别真伪,然后,把五张人民币数了五遍,然后,从笼子中提出了那只黄色的可卡小狗崽。我用双手接过了那个毛茸茸的可爱的小家伙。但是,就在这时,我的裤管不知叫谁拉住了。我低头看去,原来是那只黑色的小狗从铁丝笼子的网眼中伸出来两只爪子,紧紧地抱住我的裤腿,嘴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声音。那时,我对那只黑色的小狗崽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我毅然的把那只黄色的放回去,又提出了那只黑色的。

夫人给黑色的小可卡狗崽起名叫豆豆。

豆豆果然与我是天定的缘分。只要我在家,豆豆总要在我左右一米的地方或卧或站。我在书房读书写作,豆豆安静的卧在我的脚下闭目养神;我吃饭,豆豆蹲在另一把椅子上,等我喂它;我睡觉,豆豆趴在我的床下睡觉。就连我在卫生间大便的时候,他也会颠颠地跑去,蹲在我的面前,用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定定的看你,伸出红红的湿润润的舌头舔你的手,舔你的脸。夫人嫉妒得骂他:真是个小舔腚贩子小走狗啊!我给予了豆豆最大的关爱,为它洗澡,陪它看病,带领着它游山玩水,锻炼身体。八个月大的时候,豆豆就彰显出它作为英国可卡猎犬优良纯正血统的潜质:忠诚,勇敢,聪明,伶俐和对主人的绝对服从。有时表现出不可思议的,一些好的人类才能具备的品质,比如嫉恶如仇,比如助人为乐。这些都是它作为后来能干成一件大事的先决条件。

我到现在仍然相信,我的豆豆是从那天起,就已经开始酝酿那件大事了。

哪一天?反正那天的天气已经很热,不是暮春就是初夏。在那个不是暮春就是初夏的日子,我带着豆豆去二十公里以外的一个集市。去那个集市的目的仅仅是为豆豆买一个项圈。那个集市以宠物用品精而全在本地小有名气。但是,也就是在那天,在那个集市上,我们(我和豆豆)发现了一个血腥的令人颤抖令人窒息令人不可思议的专门屠杀狗类的场所。那是一个不仅令狗类恐怖的地方,也是一个令稍有怜悯心肠的人大动恻隐之心的地方。整个一条街上,一家挨一家地都是屠戮狗类的作坊。我粗略一数,大概不会少于二十家。

每个作坊门前大言不惭地招摇着一个幌子:正宗狗肉馆。狗肉批发中心。中国狗肉批发中心。华北地区最大狗肉批发中心。带皮带骨原汁原味纯正正宗刘氏狗肉批发中心。我看到这些个汉字的时候,不知是被血腥味薰的,还是被空气里的杀戮恐怖气氛压迫,当时就蹲在地上反胃作呕,哇哇大吐。豆豆跟在我的后面,它虽然不识汉字,但它灵敏的鼻子和敏锐的眼睛已经告诉它这是一处什么地方了。豆豆愤怒地瞪着双眼,恨恨地说,汪汪汪汪,汪汪汪!豆豆看到,每个作坊门前摆着三五个钢筋笼子,每个笼子里关着三五只,七八只大狗小狗公狗母狗。它们瞪着一双或绝望,或恐怖,或伤神,或黯然的眼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类,被狠毒地屠夫们将寒光闪闪的利刃刺进胸膛,当利刃拔出时,冒着热气的鲜血飞溅着喷涌而出!染红了屠夫们的双手,染红了路边的青草。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类被吊在木杆上,被残忍的利刃“唰唰”有声的破膛开腹,肝肺肠肚流满一地。大狗小狗公狗母狗们的垂死哭声,漫地横淌的鲜血,令笼子中的狗狗们颤觫成一团,也令一些软心肠的路人颤觫不止。我和豆豆同时看到,一个屠夫,一个似乎冷血的披着人皮的屠夫,从一个被杀死的怀孕母狗的肚子里掏出来一团血糊淋拉地东西,那是一团还没有见到阳光的生命,三个或五个可怜,无辜,不幸的狗崽子。那屠夫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随手将那一团挣扎蠕动的生命扔进了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盆子里。同时,我看到了屠夫身后狗肉馆门前的一行字“滋阴壮阳清蒸乳犬”。那一刻,我想到了冷酷、残忍、汉奸、土匪、日本鬼子、毫无人性等等等等的词语。豆豆不知道这些词语,但聪明的豆豆已经两眼充满着血红的仇恨,泪水挂在眼角。

这些人用无比残忍的手段,每天杀戮着被鸡鸣狗盗之辈偷来、骗来、抢来、或被不良主人卖来的,成百上千只无辜狗类,赚取着一把把滴渗着狗们鲜血的纸币。一拨拨饕餐之徒,每天从狗肉馆里进进出出,用狗们的身躯骨肉,填满便便的肚腹,剔着黑黄的牙齿,打着恶臭无比的饱嗝,逍遥在狗狗们恐惧无边的痛苦里。

我悔恨我的大意,让心灵纯洁的豆豆看见了人世间最最丑陋残忍的一幕。豆豆随我怏怏地回家,不吃不喝。时常发出伤感的悲鸣。

晚上,我与夫人商量,豆豆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明天,你可带它去公园。公园里有绿树鲜花,有琴声笑声,公园里的阳光明媚,公园里的老奶奶笑容慈祥。公园里有豆豆的同类朋友小青青小朵朵小格格小丁丁小当当们,豆豆正在与可爱的八哥狗小格格谈恋爱,让它们在碧绿的草坪上,尽情地打闹嬉戏,也许会使豆豆忘却那杀戮和血腥的残忍一幕,抚平受伤的心灵。

那一夜,豆豆在我的床下,叹气,辗转,一宿未眠。

第二天,夫人带着豆豆去公园。夫人在公园里上班。夫人多次带着豆豆去公园。夫人说,豆豆,今天咱去公园玩啊,豆豆摇着尾巴,像个孩子,跟着夫人下楼。

但是,只几分钟以后,我接到夫人电话,夫人的声音焦急而恐慌,问我豆豆可曾回家?豆豆在半路忽然不见了!我立即飞跑着沿路去寻找豆豆。我与夫人在路上汇合,再分头到每条胡同,周围街道,喊着“豆豆”“豆豆”地找。一街的人把或莫名其妙或少见多怪的目光投给我们。但是,直到我们找到天黑,只不见豆豆的一个影子。

第二天.第三天。仍然不见豆豆的影子。

第五天,我们已经对找到豆豆失去了最后的希望。

可是,第五天的晚上,豆豆回来了。我和夫人吃了晚饭下楼散步,就见豆豆蹲在单元门旁,豆豆浑身的皮毛脏乱枯燥,眼睛里透着疲惫。豆豆的嘴里含着一棵青绿的植物秸秆,秸秆上有互生着五片青黑的叶子,三朵雪白的喇叭状的花儿。豆豆看见我们,扔掉嘴里的植物,一下扑在我的怀里,舔我的脸,蹭我的手,不加掩饰的亲情让我掉了几大滴眼泪。夫人爱怜地抱起失而复得的豆豆。我拣起了那株植物。我对这种植物太熟悉了。这是曼陀罗,我的家乡叫做大蓖麻子,又叫做风茄子。这种大蓖麻不是人种植的,是雨生,生命力忒旺盛。年复一年,一到初夏,几场雨过后,葱绿的大蓖麻轰轰烈烈地开花了。花是白色花,那种白是纯白,白的耀眼,白的醉人,白的诡秘,白的让人们恐惧不安。

这是一种剧毒植物,它会麻醉人的神经,叫人产生幻觉。当年神医华佗就是用曼陀罗当作麻醉剂,给人开颅破腹做手术的。现代的中医一般人都不敢用曼陀罗入药了。一九七零年,我家乡的一个村医,为一个产后恶露不下的妇女开出一剂药方,其家人把方中的大蓖麻误以为是曼陀罗,结果服药一小时,那妇女就惊恐万状,说是有一群青面獠牙的恶鬼持刀带棒在捉拿她。那妇女在家人的烧香磕头中一命呜呼。

豆豆忽然叼着一枝曼陀罗回到了家,是什么意思?这几天豆豆去了哪里呢?

豆豆吃了夫人犒劳它的半只烧鸡,安然地在我的床前睡着了。那晚,我把曼陀罗随手放在了床头。

忽然,我看见豆豆从我的床前起来了。豆豆走出了家门。我怕豆豆再一次丢失,就披衣下床,紧跟着豆豆出了家门。出门后豆豆飞起来了,飞在高楼的上面。我在街上飞跑着仰头看着飞翔在空中的豆豆,疯狂地追赶。那夜的月亮澄明瓦亮,冷冷的挂在天上,不是太圆,接近下弦,阴历的十八或是十九的样子。我在冷冷的月光下,望着空中的那个黑点,追赶。一会儿,豆豆落到地上,是一座小山的前面。我仔细一看,原来是家乡的葫芦山。

豆豆站在葫芦山下一块大青石上面。大青石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开阔地里旺盛地生长着一大片曼陀罗。曼陀罗正在开花。一大片白色的花,在月光的照耀下发出恐怖骇人的惨白。像是墓地里一片白色招魂的白幡。我正纳闷豆豆为什么领我来到这里,突然,从曼陀罗的空隙里,忽地站起一大群狗来。那是一群白的黑的花的黄的灰的不同颜色的各种狗类。大约有二百只或三百只。每只狗用两只前爪子,就像人用双手那样,捧着一束曼陀罗的白色花。那群狗捧着曼陀罗花,一律面朝豆豆。豆豆蹲在那块大青石上,就像一个检阅军队的将军。这时候,听得豆豆长啸一声,它的那声长啸,实际上是一串汪汪声没加休止符,一汪到底,就像歌唱家在雪域高原的那种唱法。也像北极狼的嚎叫。豆豆的一声长啸之后,只听得那一大片手捧曼陀罗花的狗们,高昂起头颅,朝着月亮,像豆豆那样长啸起来。长啸之后又短嚎。那是一种凄惨的悲鸣,像是一个失去爱子的妇女的锥心的哭嚎。

我共鸣于狗狗们的悲伤氛围,我面对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泪流满面。

我恍然大悟。这一群狗,必定与那日在那个血腥的集市上,见到的那一群等待屠杀的狗们有些瓜葛。我的判断是正确的。一会儿,那群狗在豆豆的率领下,像是一队出征杀敌的战士,风驰电掣地风旋而去。

我在后面大声喊叫“豆豆”“豆豆”!

葫芦山前一片怕人的死寂。

忽然一地曼陀罗的花儿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

太阳照进了我的房间。

太阳照进了我的房间,粉碎了我的一个既恐怖又美丽的梦境。那枝曼陀罗的花儿还在床头。只不见了豆豆。我以为是夫人领着豆豆到街上买早餐去了,当时并没在意。但是,一会夫人回来,并没带豆豆外出。我们就找。楼上楼下的找。找了一会,我忽然想起了那个梦境,就恍然大悟:恐怕豆豆的这两次丢失,都不是偶然。何况这次的丢失实在是莫名其妙。

当天下午,小城传开一个爆炸性的离奇新闻。某村那个专事屠杀狗的一条街上,关在铁笼子里的数百只狗,不知叫什么动物咬断小指粗的钢筋全都放出。被放出的狗们血洗了几十家屠狗作坊,咬死五人,咬伤十三人。每个被咬死的人身上放一朵白色曼陀罗的花。其中在一个狗肉馆里,咬死了两个深夜在那里吃了“清蒸乳犬”,又嫖宿“小姐”的干部。有的说是县级有的说是科级,还有说是村级的。这两个或县级或科级或村级的干部的鸡巴被咬下来挂到路边的屠狗架上,用一张报纸包着。同样挂着一枝曼陀罗。

这是一起惊天大案。公安局请来侦破专家破案。最后鉴定死人身上的伤痕非人类所为。但是没法解释那张包鸡巴的报纸和死人身上的曼陀罗花。被咬伤的屠夫们全都成了白痴,终无对证。据说那张报纸是报道一个贪官买凶炸死情人罪行的。

我忽然想到我曾经收藏过那样一张报纸。

癫痫如何治疗比较好
羊角风有什么症状啊
针对癫痫该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