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微波炉蛋糕做法 >> 正文

【碧海小说】天山的雪,厚了城薄了情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初冬,乌鲁木齐。空气中弥漫着萧瑟的寒冷,林荫道两旁的梧桐树随风晃动着枝桠,空气中舞动着凝重的光点。张小旗(本文中后面简称小旗)急匆匆的从公寓出来,低着头神色游离地走下楼。

楼下粗狂魁梧的梧桐,扭捏的枝干,像是在诠释曲线美的意义,可怜岁月的蹉跎将那本来光华的枝干刻满了岁月的痕迹。小旗抚摸着梧桐粗糙的枝干,想起自己的沧桑,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深深失落感。

昨天晚上,天空中飘来一群久违的神秘白玉精灵,精灵们欢快的舞动着,最后顽皮的化成了晶莹的水晶。感恩节的前一天,乌鲁木齐市终于迎来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大雪。

在阳光的微弱折射下,雪花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街上的青春少年们踩着积雪,他们欣喜而又兴奋的挥舞着双手,对他们来说,感恩节能够下这么一场大雪绝对是件浪漫而又有情调的事情。

小旗走在积雪的步行街上,城市的繁华对他来说已经无动于衷,这个城市的人们是美丽而快乐的,可这些快乐并不属于他。小旗使劲紧了紧自己的衣领,吹吹那被冻得有些泛红的双手,快步朝着一家火锅店走去。

将一小锅热腾腾的牛肉全部消灭后,小旗身上渐渐暖和了起来,看着外面熙熙攘攘的人群,他的眼中不自然的流露出一丝羡慕。突然,街道对面的“爱琴海”婚纱店传出邓涛的《荷塘月色》:“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温柔的歌声冲击着小旗的耳鼓,小旗微微颦眉,从胡思乱想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歌声非常温婉,但更像是讽刺!心中的旋律只有自己知道,歌声是心灵的窗,可是小旗的心窗似乎蒙上了一层纱,虽然它已清澈得足够看透整个世界。只是这世界显然过于虚伪,就像最后一片雪花从天空中落下,它晶莹地抖了抖——像是眼泪,抽泣。

小旗的内心世界微微泛起波纹,一切都只剩下恍惚的记忆……

若水的年华,回到6年前的大学生涯。

十月,上海交通大学。

上海交通大学是我国历史最悠久的高等学府之一,是教育部直属、教育部与上海市共建的全国重点大学,是国家 “七五”、“八五”重点建设和“211工程”、“985工程”的首批建设高校。经过115年的不懈努力,上海交通大学已经成为一所“综合性、研究型、国际化”的国内一流、国际知名大学,并正在向世界一流大学稳步迈进。

校园的清晨,美丽清新,疲倦的路灯和若有一丝光亮的天空,都让我们联想起美好的事物来。清晨的校园十分安静,几乎没有几个学生,只有几片叶子偶尔从梧桐树上飘过来,以展示它们的舞姿,可惜秋风吹落叶,即使这样的景致非常美,它们也加入到地面那庞大的家族中,从此再也不能被人发现。

小旗独自抱着书本走在林荫道上,突然脚下一滑,猝不及防地摔倒,手中的课本和资料也随之脱手,乱七八糟地散落了一地。他爬起了,揉揉扭伤的脚,轻轻的叹一声:今天是怎么了?

咦?

面前的影子竟然动了?

小旗一怔之后,揉揉眼睛。他定神一看,一个女孩正背对着他,弯腰拾捡着小旗刚才掉落一地的书本。

“呃?谢谢!谢谢!”小旗一脸窘红,急忙连声道谢。在一个女孩面前摔倒,实在太丢人了!小旗也迅速蹲下身抢捡起来。

女孩显然没有接腔的欲望,头也没抬,静静地将手中拾起的书本递还给小旗,起身便准备离开。

正巧,小旗无意识地抬头,那一刹那,两人的目光不经意地碰到了一起。

小旗陡然颤动了一下,定格在半蹲半起的姿势。他没办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或许可以用一个词来代替——惊艳!

小旗再次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一瞪,又揉了揉眼睛,再一瞪。他发誓,他从没见过有谁长得比她还精致——不施粉黛而颜色如朝霞映雪,点染曲眉,唇色朱樱一点,一束行云流水的长发,寒冽如冰的气质,带着灿如春华,皎如秋月的美!

那容颜……白净细腻,浑如天然的羊脂玉,竟找不出一丝瑕疵。小旗好想伸手去摸一摸,可惜她的眼神冷傲得像千年冰峰,隐隐发出一种女神一般的冷漠。

隔户杨柳弱袅袅,恰似十五女儿腰!这一对视,让小旗的眼底突然换了一种颜色。他一把抓住女孩的胳膊,目光深切得犹如秋日里温润的太阳,闪烁着柔和的光芒。惊讶,激动,狂喜,痴迷……不同情绪在他的眼中迅速变幻着。

小旗的心无端地一痛,仿佛瞬间失去了知觉。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这样,似乎是从看见女孩第一眼开始,心里便腾起一阵令他难忘的感觉。似曾相识、一见钟情的感觉,像涨潮的海水来得迅疾,又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

两个人,两双眼,就这样彼此相对交错,时间和空间仿佛都在此凝固了。

许久,小旗暗自压下心头难以名状的感觉,别过脸去,躲避那双让他心房隐隐悸动的凝眸,暗自嘲弄着自己的多心——我们只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又何来似曾相识?

带着莫名的失落和紧张,小旗轻轻抽回欲伸向女孩的手,身体稍向后挪了挪,以一种细微的方式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

趁小旗发愣的空隙,女孩礼貌地躬躬身:“我叫许小神(本文中后面简称小神),对不起,我赶时间,上课去了。”说完女孩嫣然一笑,便离开了。

小旗独自站在林荫道上,怔怔地目送着那抹从熟悉到陌生,再从陌生到熟悉到刻骨铭心的身影,就这样渐渐远去,慢慢消失,却始终没有回过头来看他一眼。仿佛远古的记忆正扰动着他的灵魂,更仿佛一生的等待就这样不期而遇。

风,温柔的吹过,梧桐叶子飘飞如雨,它们飘得像羽毛一样轻,一样慢……小旗胸膛起伏着,睫毛疲惫地搭在眼睑上,口中微微吐着气,看着第一片到最后一片叶子落地,绵绵思绪,百感交集。

小旗收回视线,愣愣地站着,嘴角隐隐显现一抹微笑,随之浅浅地漾开,犹如瞬间融化了的冰山那般柔和。孤寂的气息瞬间消失大半,小旗冷峻的脸庞透出几分笑意,他呢喃着:这辈子我不会忘记她的嫣然一笑了,再也不会忘记她了……

阳光透过叶梢洒落在林荫道上,点点光影散落在小旗的身上,闪烁着跳跃的光芒。

“叮零零”……小旗游离的思绪被突兀的早自习铃声拉回到了现实。

早自习一般都是学校一天中最安静的时候,班级井井有条,老师们经常表扬学生:“我们学校的学习风气非常好,特别是早自习纪律好,效率高,老师不在学生一样非常自觉的读书。”

可是今天的早自习课,小旗却心不在焉,他整个脑子里都是小神那让人神魂颠倒的嫣然一笑……

“小神在哪个班级?我要如何才能再次遇见她?”小旗揉着眼睛,郁闷地想着。

这时下课铃响了(早自习以后学校有30分钟的早操,可以允许同学们自由发挥),同学们陆陆续续走出教室。小旗摇晃着从座位上站起,叹息一声,又喘着气坐下。

“我们的帅哥今天怎么了?怎么不到操场上打球了?”邻桌的女同学林静很关心。

“唉,一会再说吧!”小旗胡乱回答着。

“这不是我们帅哥的作风呀。”

“你去做早操吧,我想安静一下。”

“有什么事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

“谢谢!我会处理好的。”

“你究竟怎么回事?”

“边上去!这没你事!”小旗十分不客气地说道。

女同学脸红了:“我就是想问问……”

今天上午几节课都是理论课,除了笔记还是笔记,同学们都忙自己的,彼此就再也没有说话,只有小旗呆呆坐了几堂课。

下课后,小旗和几个好同学郑重其事地围坐在教室后面。

“小旗,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林静走了过来,夸张的语气,像是天塌了。

“问什么问,跟你有关系啊?该干吗干吗去!”小旗顶撞着。

林静低着头无奈地走开。

“小旗,你干吗对人家那样?她又没有得罪你!”同学A为她打抱不平。

“我就是看不惯,她那副关心我的的样子,好像自己多美呢……”

“行了行了!谁坐在这让你挑?别臭美了……”同学B不客气地打断了小旗。

“我……找到爱情了……终于找到属于我的爱情了……”小旗的嘴角下意识地牵动了一下。

于是,小旗把早晨邂逅女孩的情节一字不漏的说了一遍。

“真的?”众同学的惊呼声骤然响起……

同学C慢条斯理的说道:“我认识小神,我们是化学系的,她是外语系的,记得她与我的同龄表弟小雀一起来的,我们都是新疆乌鲁木齐市的,据说那里的女孩都是雪莲花一般的纯洁美丽。”

“快带我去找她!走吧!”小旗揣起同学C就走,他已经等不及了。

没多久,小旗在同学C 的带领下,来到外语系的宿舍楼。小旗轻轻敲了敲门。

“谁啊?”隔了四五秒,门内传来一个柔弱而动听的声音。

“小神,是我。”同学C不急不慢地走到门前,开口到。

门慢慢打开了,屋子里一片寂静——门内站着一个女孩儿,眼睛水汪汪的,脸上白中带一点粉红,嘴唇红润,上面还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可能涂了唇膏。看上去身材特别好,上身穿着浅蓝色的呢子大衣,围着一条粉色的毛围巾,下面的牛仔裤非常的合身,裤脚还有一枝小粉花,说多精致就有多精致!

同学C介绍着:“我的美女老乡小神,这位是我的同班同学小旗!”

女孩的目光在小旗身上逗留了一下,然后面带羞涩小声说了一句“你好!找我有事吗?请到屋里坐。”

“谢谢!”小旗渡步走到屋里,找了一个靠边的座位坐下。目光却盯着这位罕见的美女,没有理会独自傻呆呆站在那儿的同学C。小神试图解除这微显尴尬的气氛,起身倒了两杯茶。

“小旗,你们请喝茶!”气氛终于有所缓和。

同学C走过来坐在小旗身边,捅捅他说道:“怎么样?”

小旗回过神来:“小神,早上真的非常感谢你!我想认识你!”

“为什么?我们不是认识了吗?”小神有点紧张。

小旗单刀直入:“小神,我喜欢上你了。”

“行了,你别解释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说完,小神把脸别过去,她不想给小旗太多的难堪。

“嘁……怎么会这样?”小旗自言自语。

从小到大,小旗从没谈过恋爱。虽然也有女生追过他,但都被他当成了一种冲动。其实初恋嘛,感情比较年轻,什么都是允许的,而且不需要太多的理由,学校有句话:喜欢就是喜欢!那就够了。

沉默。小旗时不时地看了小神一眼,此时此刻,她也正在上下打量,观察着小旗。偶尔,小旗也会转过头回她一个礼貌的微笑。午休的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他们在门口说分手。

“小神,再见!”小旗依然保持着自然的微笑。

“再见!”小神点点头,脸再次红了。

恋恋不舍地离开小神的宿舍,小旗回到自己的屋内,洗了一把脸,然后去上课。

知道了小神的消息,小旗聚精会神的上课,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

放学了,上海的秋季几乎与冬季融为一体。今天正好是周末,小旗走在回家的路上,秋风刮在脸上像针刺一样,他的双手不停地在脸与耳朵之间搓来搓去,可却没有起到没有作用。他一边走一边仔细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暗自苦笑,真的,那个女孩的确太美了,美得没有任何理由能让他拒绝!

到了家门前,小旗重重地按了一下门铃。一会儿,门开了,保姆动作麻利地把小旗让进门来,然后摆好拖鞋,帮他挂好大衣和围巾,然后又快速地回厨房干活去了。

吃完晚餐,小旗看了一会书,然后惬意的睡了个晚上。早上起床,小旗发现阳光已经很充足了,竟然有些刺眼。一看表:八点了!他穿上衣服,洗漱完毕,胡乱吃了一些早点,就风风火火赶往学校。

今天是周末,小旗平时是从来不来学校的。今天却破例来到学校了,校园里寂静异常,只有一些寄宿生来来回回,一声不吭。一些认识小旗的同学看到他来了,都诧异地望着他。

小旗没有走向班级,而是直接走向外语系宿舍楼。终于到了,小旗下意识地回了下头,轻松的心情瞬间又变得紧张了起来。原本没多少事可以让小旗紧张的,就连高考的时候他都是提前交卷的,可就是处理感情问题的时候会让他头疼。现在他就特别感到紧张,因为他马上就可以看到让他怦然心动的小神。

“咚,咚……”小旗敲门。

“谁呀?”开门的是一位小帅哥。

小旗一怔,随即问到:“你好,请问小神呢?”

“哦,她出去买东西了。你请坐,她一会就回来的。”小帅哥彬彬有礼。

小旗坐下。或许是年纪相当,两位年轻人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

……

小帅哥名字叫雀跃(大家都叫他小雀),和小神来自大西北的城市——新疆乌鲁木齐市。小雀和小神在一个街道共同长大,高中又在同一所中学读书,高考又一起双双报考的上海交大,虽然他们没有山盟海誓,但是却也是彼此情窦初开。加上离开乌鲁木齐的时候,双方家长叮嘱他们要互相照顾,一起努力读书,所以他们就经常在一起嘘寒问暖。

小旗和小雀就这样认识了,三位年轻人成了好朋友。

长沙治羊癫疯医院
癫痫病发作会不会打人
癫痫需要吃药治疗吗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