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我是真的痛了 >> 正文

【暗香】爱觉不累(小说)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下班回家,梅子做了一盆酸菜鱼犒劳自己。最近工作太累了,好不容易忙完一个策划案,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梅子吃完饭又冲了个凉水澡。哗哗的水流从她白皙丰满的酮体上滑落下来,光洁细腻的皮肤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精致的锁骨,饱满的乳房,柔美的腰身,镜子里的女人,还是那么妖冶美丽。

“梅,你真美!我会疼你爱你一辈子的。”

忽然想起那个酸了吧唧的男人。都说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果然是。恋爱的时候热得像火,一会打电话一会发微信,几个小时不说话就跟失联了似的。可结婚才三年,就开始移情别恋,还美其名曰“没有共同语言”,这么烂的台词亏他还挂在嘴上,想起来就膈应。

披着浴巾躺在沙发床上,梅子疲倦地合上眼,茶几上的手机时不时响一下,梅子知道,肯定是有人在发微信。

梅,吃饭了没?

梅,你在做什么?想你了!

后面,是一长串表情图片,亲亲的,抱抱的,送玫瑰花的。梅每天看着这些无聊的表情包,都有些反胃了。

刚洗完澡,准备睡觉呢。

梅虽然有点烦,还是礼貌地回复了一句。

梅,你洗完澡的样子一定很美。

每次他都是秒回,肯定是一直抱着手机在玩。她甚至知道,这样的男人,每天肯定会把那些暧昧的表情包发给好几个女人,就跟她前夫一样。

前夫董浩然自命是个实力派诗人,连微信名都备注的诗人浩然,浩然是他的网名兼笔名。他整日沉湎在所谓的文学创作之中,一回家就忙着上网,一直到深夜。他写的诗能装几火车,都发在网络里,这个平台那个平台的,五花八门,据说还办了个诗社,聚拢了一大把粉丝。之所以跟她离婚,也是恋上了一个叫嫣然的女诗人。

没离婚前,梅子经常在朋友圈看到董浩然写给那个女人的情诗,无非就是相思啊情缘啊,赤裸裸热辣辣的,真想不出他整天阴气沉沉的那张脸,对着那个网络里的女人是一副怎样的献媚样。那个女人也同样用所谓的情诗回应着,两个人在诗里爱得死去活来,倒真有点感天动地了。

梅子一开始看着董浩然那副德行也生气,就说你要真爱上了别的女人,我们就离婚吧。男人面露喜色,却装着很无奈的样子说,不是我不爱你了,是我们之间缺少共同语言。我是搞文学的,需要一个同样热爱文学的女人在一起,才能激发出创造的热情。

梅子冷笑一声,说好吧,我成全你。但愿你有一天真的成为一个诗人,而不只是在网络里混。

离婚比结婚简单,不用谈恋爱,不用准备婚礼,也没有什么财产可分割,最庆幸的是结婚三年,他们还没有孩子。在民政局,那个和蔼的大姐还苦口婆心地劝了他们半天,说什么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两个人能结婚也是缘分,要好好珍惜,不要轻易就离婚。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都没啃声。大姐说要不你们回去吧,好好想好,想好了再来,别真离了又后悔。男人似乎有点犹豫了,想转身离开,梅子却再也不想跟这个虚伪的男人多过一天了。她说大姐快给我们办了吧,我们都各自有了新欢,得赶紧把婚离了好再登记结婚。俗话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那位大姐连连摇头,说现在的年轻人咋这样,把婚姻当儿戏,太没责任心了。梅子看着男人瞬间变绿的脸和大姐鄙夷的眼神,有些得意。

大姐,快给我们办吧,我约了男朋友去度假,赶飞机呢。梅子索性信口开河,惹得男人脸色由绿变青,牙齿咬得咯咯响。

结婚证换成了离婚证,三年的婚姻生活画上了句号。走出民政局,梅子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今天天气真好。她看看天,又看看那个从现在起就跟自己毫无瓜葛的男人。

没想到,你早就有了外遇!

男人心有不甘地怒视着她,仿佛他已经捉奸在床了。

可笑,你朝三暮四跟别的女人唧唧歪歪,还有资格来说我。

我那是在网络里谈,还没见过面,不像你,背着我偷情,还要去度假,真不要脸。

亏你还是个文人,没听过这句话吗?灵魂的背叛比肉体的出轨更不可原谅!还真以为你是狗屁诗人啊,去死吧!我懒得跟你多废话。

梅子转身就走,再也不想跟那个臭男人说一句话。

睡着了吗,怎么不说话?

微信里的男人又在不停地发信息。梅子看了看手机,索性关了机,上床睡觉。

迷迷糊糊中,梅子被一声瓷器的破碎声惊醒。声音来自楼上,应该是把茶杯狠狠地砸在了地板上,紧接着就是一个男人恶狠狠的咆哮。

二楼的住户梅子不认识。城里人现在的生活模式是邻居间老死不相往来。梅子离婚后就搬回了她父母留下的旧楼居住,她和前夫是在朋友的婚礼上认识的,他对她一见钟情。他那时候也给她写过很多热辣辣的情诗,她虽然不是很喜欢,但那种虚拟的美好很能满足女人的虚荣心。前夫不过是个私企的临时工,住的也是一套六十平米的旧二手房,没车没钱,她闺蜜和小姨都劝过她,说这种虚头巴脑的男人不可靠,可她偏偏就喝了他的迷魂汤,结婚后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虚假多俗气。他整天高谈阔论着他的诗歌,文学,几年过去了,除了在一些网络平台上发他的大作,正规的报刊杂志上一首都没发表过。他还自己花钱出过一本诗集,也没卖出几本,都堆积在地下室里,隔三差五给各地的文友邮寄,邮费倒花了不少,还煞有介事地签名盖章,真把自己当成大咖了。听说离婚后他把工作辞了,去了外地,想来是去找他那个热恋的网友了。梅子倒希望他真能找到一个可心的爱人,婚都离了,又何必耿耿于怀,梅子是个大度的人,结婚和离婚都是自己选择的,才不会跟个怨女弃妇一样,反而掉价。

楼上的这家又是啥情况呢?经常听到那家的男人摔东西,咆哮着骂人,隐隐还能听到女人的哭声。梅子在脑海里极力搜索,想要找出点对楼上这家人的印象。平时在楼道里也能碰到上楼的住户,但基本都不打招呼,更别说知根知底了。那个男人恶声恶气的,肯定长得凶神恶煞一样。那个女人总是低低地哭,连争辩的声音都听不到,不知道是不是会被家暴呢?

梅子胡思乱想一阵,又想起没离婚前的生活。前夫固然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但三年的婚姻生活,他们也算过得安静温馨,至少,他不会像楼上的这个男人一样发脾气摔东西,更不会恶声恶气地跟她吵架。她甚至想,如果她认识楼上的女人,一定会怂恿她跟那个臭男人离婚。与其跟这样的狗屎男人过日子,还不如离婚,把他踹得远远的,自己带着孩子过,就算是艰辛一些,但总比成天挨骂受气要好吧。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这样的臭男人,应该是不配当一个父亲的。

嘿,别人家的事,想这么多干嘛,真是神经。梅子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幻想症。她揉揉太阳穴,闭上眼沉沉睡去。

周末,梅子起床晚,十点多了才懒懒地坐起了,手机刚开机,又是一阵叮叮声。

梅,醒了没,是不是还赖床呢?

梅,吃早饭没?早饭可一定要吃啊,防止得胃溃疡。

梅子实在不想看这些乏味的废话,也懒得回复,起床收拾屋子。

出门倒垃圾的时候,梅子看到一个女人从楼梯间走下来,手里牵着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女人和孩子都有些眼熟,经常会在楼道里碰上,但梅子从没跟她们说过话。可能是想起半夜楼上那个女人的哭声,梅子看到这个女人有点发红的眼睛,有点心理感应似的,嘴角上扬,对着她们微微笑了笑。

“阿姨早上好!”

女人也友好地笑了笑。那个小女孩却脆生生地跟梅子问好,她笑的时候,脸上露出两个圆圆的小酒窝,挺可爱的。

“小朋友叫什么名字啊,真可爱。”

“阿姨,我叫甜甜,今年十岁了,上四年级。”

“甜甜,这名字真好听,妈妈取的吧?”

梅子以前并不喜欢小孩,但看到这个叫甜甜的小女孩,竟是由衷地喜欢。

女人带着甜甜下楼去了,梅子看着她们的背影,心里想,她们肯定不是我楼上的住户,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会有那样一个脾气暴躁的爸爸。

午餐叫了外卖。一个人过日子,越来越懒,冰箱里经常是空的,上班时就在单位吃食堂,周末叫外卖或者煮方便面。梅子也常常想起爸妈都在的时候,她每天回家都能吃到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爸爸厨艺好,做的酸菜鱼比饭店的还好吃。每次经期,妈妈早晚都会给她冲红糖水,装热水袋,那时候的日子,过得真像个小公主。刚结婚的时候,董浩然也没现在那么神经质,下班回家抢着做饭、干家务,颇有点好男人的味道。才几年时间,父母相继过世,董浩然也移情别恋,年过30,她呢,活成了单身狗。

“阿姨早上好!”甜甜圆圆的小酒窝总在她眼前晃。

要是我也有个小孩,是不是也跟甜甜一样活泼可爱呢?

梅子为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发笑。她和董浩然结婚后,考虑到生活压力大,商量说过几年再要孩子,但短暂的婚姻只维持了三年。离婚时她还庆幸没有孩子免去了关于抚养权的麻烦,独自一个人生活虽然无牵无挂,也轻松很多,但那种孤独寂寞也是别人难以想象的。其实,做个单亲妈妈也挺好的,她相信自己一个人也完全能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孩子。也或许,如果有孩子,她和董浩然的婚姻还在继续。倒不是她留恋那个男人,只是觉得,有孩子的家庭,夫妻间相处应该更融洽宽容一些。

甜甜的妈妈看起来是个性情温和的人,但她眼神里,似乎透着一种隐忍和悲苦。她们住在几楼呢?她的婚姻生活不幸福吗?

送外卖的敲门声打断了思绪。梅子独自坐在客厅里吃午餐,打开电视看一档最近很火的综艺节目,不再想那些跟自己毫无关联的人和事。

梅,在干什么呢?

你每天好几遍重复这些乏味的问候,不烦吗?

嘿嘿,跟你说话,哪会烦呢。

梅子撇撇嘴,不打算回复了。

有没有发现,我换了头像?

梅子这才注意到他头像换成了一张个人照片。一个中年男人站在海滩上,微微笑着,长得还蛮帅气的。

是你吗?

是,前一阵去威海出差拍的。

哦,不错,蛮帅气的。

谢谢妹妹夸奖,中年油腻男人了。

你很喜欢跟人聊天吗?

不是啊,我很少跟人聊天,就是碰上妹妹后,有点一见钟情,忍不住每天都想跟你说几句话。

梅子顿了顿,不知道再说什么。她不记得啥时候加的这个男人,似乎也很久了,他每天都要发过来几句问候语,她有时候回复一两句,有时候看一眼也不搭理,他却执着得让她厌烦。不过他除了发几句问候语,似乎没有说过其他过火的话。或许,他也是个孤独的男人,需要一点心理慰藉吧。

梅子打消了要删除他的念头,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把手机放包里出门上班。

中午,小姨打电话,让梅子过去吃饭。梅子对小姨很亲,自从父母去世,就剩小姨是她最亲的人了。小姨也离过婚,独自带着孩子生活了十几年。表弟去欧洲留学了,小姨晚年黄昏恋,找了个退休的大学教授,晚年生活过得很惬意。大学教授离开讲堂,又爱上了厨房,每次梅子去,他都会给她们煲鲜美的鱼汤,炒几盘清淡养生的素菜,让梅子吃着吃着就想起妈妈,忍不住想哭。小姨让梅子去她那里住,梅子不想太麻烦他们,只答应每周过去吃两次饭。小姨看她离婚后一个人孤单,又开始催她相亲,再找一个对象。梅子不愿意,说一个人过挺自在的,等老了退休了再找个伴,跟小姨现在一样,不也挺好。小姨却总是摇头,依然隔三差五给她打电话,喊她去吃饭,当然更主要的是给她做思想工作。

小姨家离得不远,开车十几分就到了。梅子在超市买了几斤苹果上楼,开门的是新姨父。姨父头发花白,面容慈祥,一肚子的学问,梅子庆幸小姨晚年能找这么好的伴。

“你这孩子,来就来,每次都买东西,跟小姨还这么生分。”

小姨看她手里拎的袋子,忍不住埋怨几句。

“姨父,又做什么好吃的,这么香!”

“松鼠桂鱼,清真螃蟹,凉拌三丝,滑炒里脊。都是你爱吃的。”

姨父扎着围裙,带着套袖,哪里像个满腹经纶的教授,倒像是个厨艺精湛的大师傅。

“自从有了姨父,嘴吃馋了,体重也嗖嗖往上蹿,都成企鹅啦!”

梅子欢呼着进了用餐的小客厅,看到饭桌上有一个生日蛋糕:“哇塞,今天谁过生日呢,是姨父还是小姨?”

“都不是。”

小姨和姨父都看着她笑。

“不过生日,干嘛买生日蛋糕呢?”

梅子有点摸不着头脑。

“我们不过生日,你过啊!”

“啊,今天是我生日?嘿嘿,真忘了。”

梅子吐吐舌头,看着姨父摆满了一桌子饭菜,小姨点燃的生日蜡烛,眼睛潮湿,喉咙也涩涩的。

“过了这个生日,就三十一了。梅梅,你爸妈不在了,小姨就是你最亲的亲人,你啥时候能有个自己的幸福小家,让小姨不再操心呢?”

“小姨,我一个人自由自在多好,才不想再结婚呢。”

“说什么傻话呢,总不能因为一次失败的婚姻就不去追求以后的幸福。上次跟你说过的你姨父那个学生,现在人家也是教授级别的研究员了,你周末跟他见个面,先谈谈如何?”

癫痫的最新疗法有哪些
老年人癫痫预防的方法
婴儿的癫痫病治疗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