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席绢小说戏点鸳鸯 >> 正文

【流年】贫困户(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袁家村贫困户一直都多,全村十三个生产组,贫困户不下三十户,就是说,平均每个组都有两三家贫困户!

而袁家村更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自从包产到户后的这几十年里,就没有摘掉过贫困户的帽子,凡是上头有了什么扶贫补贴之类下拨款项,那怕只有百里挑一的村有这运气,扶贫款也总是会砸中袁家村的。

这不,这几年的精准扶贫,袁家村又搞到三百多万呢!不过,扶贫项目落实下来,并完成施工,经过省市县验收后,也没看到有啥明显变化,不过是把原来用扶贫款打的村道裂口塌陷补上,把以前没按标准打够宽度的尺寸加宽了一米,凑够三米五宽了,再就是把几口用于养鱼种藕的堰塘重新糊了一下堰埂,当然也有个新建项目,就是修了一个供村民健身娱乐用的场所,盖了几间平房,打了个混凝土坝子,安装了一副篮板,放了两张乒乓台,和几个手拉脚踏的健身杠儿。其他就是外甥打灯笼,照舅(旧)了。

话说袁家村十组,有个数十年著名的贫困户,别看他家是贫困户,可他的名头,可不得了呢——他叫袁世凯!这可是复辟大皇帝啊!不过,此袁世凯非彼袁世凯,这个袁世凯,还没包产到户那些年,别看他那时还很年轻,仗着他亲哥在当村委书记,他亲嫂是生产队里的会计,他就认定一个理儿:难道我还该干重活、该多干活吗?虽然他和他哥都是一娘所生,但他从小就好吃懒做,生产队派活儿时,他总要挑肥拣瘦,专干轻松又工分高的,即便如此,还常托病请假不出工,要么在家玩,要么上街吃馆子。他后来娶了老婆,还真是物以类聚,他老婆与他比起好吃懒做来,那可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两口子竟懒到一块儿去了!

俗话说,懒人有懒福。袁世凯在生产队还没解体时,每年挣的工分,折成钱不够分的粮食款,每年都是超支户。多超支几年,队里看他还不出钱,就把年纪轻轻的袁世凯家评为了五保户,生产队就按五保户给他家分粮,等于是生产队把他家白养起来了。不过,在生产队的约束下,他俩口子再懒再耍滑头,也总得出工干活儿的。这大概也就是包产到户前,农村重并没有“贫困户”的原因吧。

当五保户当习惯了,当然就越来越好吃懒做了,满脑子想的,都是怎样干活儿能偷懒,怎样分粮食占便宜,怎么把别人的东西据为己有!很自然,他们养的两个娃,也都学会了好吃懒做,还从小就手脚不干净了!

但是,那个年月,是一队人合力供养三五家五保户,大家也没觉得有啥负担,而且都知道五保户这名儿不好听,连骂人的对骂时都说:“你龟儿子只配当五保户,你还凶个球!”这些五保户虽然名份很差劲儿,但也乐得占尽了生产队的便宜,所以五保户们几户是大人小孩都好吃懒做。

可袁世凯的好景不长,娃才刚过十岁,正指望着全生产队人来供养呢,可不幸遇到分田到户了!

这下可好,虽说分家时把老不死的爹妈推给了哥嫂家,但自家两口子,加上两个娃,四个人的田地,有差不多五亩呢,这还不累死人吗?于是就勉为其难地种着,但因懒,又不会种,庄稼能有别人家的好?而田地这东西,要是把庄稼种差了,杂草可就长好了,这下可给队里的其他人家留下了骂柄,常有人不点名地故意骂到他两口子能听见:“嗨,那些年当五保户吃现成啊?这下怎么不吃了?这叫报应,玉皇老爷嚼谷子,天仓满了!”

骂人的都想看袁世凯家的笑话,可怎么也看不到他家的笑话。他家的庄稼确实一年比一年差,别人年年卖余粮,他家粮食不够吃,就年年找到他哥和村长们叫苦。但生产队解散了,村委也不可能去募集粮食来周济他家,他哥就只好时不时接济一下他家,但终究不是办法,就把他家和全村的五保户情况往乡政府上报。

包产到户以后,农村中所有村社,都有或多或少的家庭陷入困境,有的是没儿没女的孤老人,年岁大了,种不好地;有的是虽然勤奋,但因患了病,减弱或丧失了劳力,种不好地;有的是本身残疾,劳力不好,种不好地,也有的既有劳力,也勤奋,但上有老下多小,吃饭的多,干活的少,忙不过来而种不好地的,但像袁世凯这一类因好吃懒做而致贫的,也不在少数!再加上农村的双提款越收越多,农村中的贫困户问题也越来越严重了,就算后来免征双提款了,但因青壮劳力大量外出,曾经的五保户,后来的贫困户,始终困扰着农村。

包产到户过了一些时间后,贫困问题就纷纷冒出来了,政府为了解决贫困户问题,就对农村贫困户摸底,推出了最低保障政策,人们简称低保。虽然没几个钱,但大家不再像当年认为五保户耻辱那样看待低保户了,没人觉得低保户耻辱,反而还挤扁了脑袋争抢低保名份,有的人家哪怕就走点儿关系,也要弄个低保名额,好领每月那几十元钱,后来还涨到了两三百了呢!

不消说,袁世凯家就不去争抢,低保名额也是有他家的,因为全村都知道,他不仅好吃懒做,是出了名的老五保户,没有周济就会饿死,而且他大哥是老村委书记,他的侄女是乡干部、侄女婿是区委书记,侄女婿的爹是县里的民政局长,他家不吃低保谁还能吃?但是,吃着低保,但地里的收成不及别人家的一半,还一出点儿粮就拿去买了买酒卖肉,每年都要闹两轮粮荒!

袁世凯的两个娃,不觉都已长成大小伙子了,但不仅没有因此而成为强劳力人家,两个娃反而比爹妈更好吃懒做,自己没有了,就去偷别人家的!

都说讲贼道的贼,是“兔子不吃窝边草”的,但他家的两个贼,却从小就专偷四邻人家,人还小时就小偷,长大了就大偷,除了偷粮油食品和鸡鸭鹅,连猪牛都偷呢!

有一次,两个贼偷隔壁家的水牛,被早就对他家非常窝火,也就时常防备着他家的邻居抓了现行。

一头水牛卖两万多呢,邻居气急眼了,抓住他两兄弟就暴打,袁世凯两口子看着儿子挨打,还不敢上前劝阻,因为他们胆干劝阻,邻居就要连他们一并暴打!邻居在家打了还不顺气,还弄到街上去当众暴打。两个小贼伤养好后,没脸再在当地混了,就出去打工了,但却再也没有回家。

记吃不记打的袁世凯两口子,两个娃被打跑了后,仍然丝毫没有改变,以前,他大哥一家见他家揭不开锅了,还周济他家,但看他们实在无可救药,也就不再理会他家了。

有一年,上面又有了扶贫款项,就是在低保以外,政府出钱,为贫困户免费提供点儿能致富的农资,但不发现钱。

袁世凯的侄女婿心想,袁世凯再可恨,怎么说也是叔岳丈,国家有了这个笔专项款,何不扶他家一把呢?就通知乡政府,给袁世凯家资助一头小猪崽,让他家养肥了,就能好好卖一笔钱,再买种子肥料农药就有钱了。

于是,袁世凯分文不花,就得到了一头价值两百多元的肥滚滚的壮猪崽。

可是,他两口子养了不过一个多月,就觉得每天都要弄猪饲料,要喂三顿,太麻烦,太累人,竟然见人就骂骂咧咧地说:“妈卖脴哟,还说是扶贫,弄你妈个活路坨坨,把人都累死了!你有心扶贫吗,就就给成钱呀?做啥要给一条张口要吃的猪来害人啊?”

一般人听了,都气得恨得懒得说他们啥了,当没听见。

但现任的村支书听到了,却忍不住专门来找到他骂:“你个不知死活的老龟儿子,你光看到这家那家有吃有喝,还修砖房,还买摩托,你咋不学学人家是咋个做活路的呢?政府给你白送条猪,指望你养肥了多卖点钱,你不感谢政府不说,还骂骂咧咧的,你说,你是人还是畜生?本来看你上岁数了,我都不该骂你的,可你也给我们村争一点点气嘛!你老狗日的敢再打胡乱说,我把低保给你两口子取掉,你信不信?”

袁世凯听村支书说要取掉他两口子的低保,尿都快吓出来了,连忙陪笑说:“嘿嘿嘿嘿,大侄子哩,都怪我平日说顺口了,其实心里没啥意见,书记您就大人大量,低保取掉了,我们可就活不出来了呢,千万取不得!”

人家书记那是说一句准一句的呢,可不敢再乱说了!袁世凯两口子怕低保被取,就强忍着劳累,把那头扶贫猪咬牙且齿勉勉强强又喂了三个月,一天,他喂猪时,见这头猪应该有百十来斤了吧?虽说不算很肥,但杀了烫出来,够下两个月酒了呀!心里就打起了这头猪的主意,就把这个想法给老婆说了。

袁世凯老婆一听,灵机一动,说:“我也太想吃肉了呢,我们干脆把猪杀了,把肉熏成腊肉,每天吃一块,腊肉下酒,那才安逸呢!”

冤世凯就想把猪杀掉,烫了毛,破了边,切成小块,撒上盐,熏成腊肉。都要动手杀了,但他老婆说:“死鬼,还没喂大就就杀来吃,队张村长书记们要是晓得了,还不骂死我们?当心二天有啥扶贫好处,就不会给我们罗!万一取了低保,那就更不得了呢!”

袁世凯一想,老婆这话有道理,就说:“那这样,我们把猪圈楼板抽两块,让猪跌到粪坑里淹死,我们再来烫死猪,总不会有人说了吧?”

老婆说:“要得要得,这样子,就不是我们把扶贫猪给杀了的了!”

结果,猪跌在粪坑里是要挣扎惨叫的,稍近点儿的邻居们全都听见了,以为他们还不知道猪栽到粪坑里了,就跑过来叫他们打捞搭救,走拢一看,却见他们两口子都在茅坑边,但不是在捞猪,而是在用锄头砸猪!并且,还有人看到猪圈上那两块猪楼板是被抽出来的!

不消说,袁世凯故意把猪栽进茅坑里,连淹带砸弄死吃肉的事情,很快还是传到村干部耳朵里去了。

袁世凯不但又挨了一顿骂,后面好几次扶贫款下来了,还真没给他家安排过,让他两口子后悔莫及。

好在,他两人活着,怎么说也是两条人命,虽然村里人都把他们这类人看得猪狗不如,到底他们是人,队干部和村干部都怕他们饿死了,或者穷凶恶极生出啥事来,两人的低保总算没有被取消。

到了近年,袁世凯两口子都七十好几了,水田早就没能力种了,就任其荒着,只把三亩多旱地种着。仍然是有一分钱都要吃掉,只要上了街,总要进馆子去嗨一顿,就是舍不得买化肥,虽说他家还是老土房老茅坑,有粪水,但年轻那阵都不愿干重活,现在就更干不动了,庄稼缺肥,还缺管理,收成连别人家一小半都不到,也就是收点小麦玉米油菜维持口粮而已。但遇没钱吃喝了,还是不管明天有没有饭吃,今天都要卖粮吃馆子买酒肉的!

这一轮精准扶贫,政府除了下拨项目资金扶贫外,县里还规定每个乡干部私人掏四百元定点帮扶一家贫困户,村干部私人掏三百元定点帮扶一家贫困户。袁家村这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村干部定点帮扶还远远不够,乡干部还得加几个进来才行。恰好袁世凯的侄女婿又接替了县民政局长,就特意给乡里打了招呼,乡党委书记为了买局长个面子,就亲自定点帮扶袁世凯。

当然,上面有规定,定点帮扶是不能给现钱的,要求给贫困户买成农资,白送给他们。于是,所有干部都极不情愿地自掏钱给定点帮扶对象买成化肥送给他们。

于是,乡书记就给袁世凯买了四包单价九十五元的化肥,也算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对民政局长的私人关系也有了个交代。

这天街上逢集,乡书记到卖农资的店铺里,买好四包肥料,就打电话叫村支书通知袁世凯上街来领取。

因为送出去的扶贫农资的收据上要领用人签个字,干部们掏钱扶贫才好交差。卖肥料的见袁世凯到了后,就通知乡书记出来,书记说:“袁大爷,这是我落是上面的政策,我私人掏钱给你买了四包肥料,你拿回去,把粮食种好点,多打点粮!”

袁世凯不认识这是乡党委书记,只知道是乡干部,看看堆在街沿上的四包肥料,皱着眉头说:“唉,你们干部也是,我这么大岁数了,这么多肥料,我咋个弄回去嘛!”

乡书记说:“你不会请你们那儿开车上街的人,顺便就给你带回去吗?”

袁世凯一想,这四包肥料,三百八十元哩,够好好吃一段时间的酒肉了!就说:“干部,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把这四包肥料退给店老板,直接把三百八十元钱给我就好了!”

乡书记说:“我们有规定,只能送你农资,不能给现钱的。来,在收据上签个字,找人把肥料带回去!”

袁世凯在收据上签了字,都没有等到书记走了再来说,竟然当着书记的面,对着街上认识的人叫:“喂,过来过来,你看哈,这是九十五元一包的好肥料,我卖给你,只要七十元一包,买吗?”

来人一看,四包肥料要省下一百元呢!反正都要买肥料的,赶紧说:“我要我要,马上给你拿钱!”

这一幕,气得乡党委书记直想破口大骂这个糟老头一顿,可又不能丢了书记的面子,只好在心里抱怨:啥政策啊?害得我们自掏腰包来扶持好吃懒做的人渣!现在可是用干工资的呢!他妈的我们一个月也才四千多元钱,上个月的工资都还没份额呢,养家都紧巴巴的了啊!

乡党委书记眼见得袁世凯拿了现钱,就往馆子走去,气得脸青面黑地回乡政府去了。

小儿癫痫吃中药材可以治疗吗
怎样诊断是否患上癫痫
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