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西式婚礼布置 >> 正文

【丁香】梦中的白蝴蝶(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阵缠缠绵绵的雨后,一群白蝴蝶在学校后院的菜地里翩翩起舞,飞旋,翻转,追逐,忽高忽低,忽远忽近,忽聚忽散,虚虚实实,闪闪烁烁。她透过教室的玻璃看得真真切切,不由得痴了,眼睛不禁有些湿润,目光穿过时光的隧道回到二十多年前。

雨后,在一座大山前、四周有绿树环抱的草地上飞着一群五彩斑斓的蝴蝶,玲珑素雅,临风飘动,在花间贪婪地吮吸,流连,舞蹈。蓝蓝的天空的幕布,似刚刚洗过般清透纯净,密密匝匝的野花仰起带着水珠的笑脸,笑得明媚灿烂,一个个天真的小模样,让人看了就欢喜。几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在一棵老树下追逐着,嬉戏着,还有几个在花丛里捉蝴蝶。只见蝴蝶轻轻落在花瓣上,孩子们悄悄地蹑足靠近,然后用小手轻轻一扫,贪吃的蝴蝶就被捉到了,而机灵的蝴蝶早已扇动翅膀飞走了,留下懊恼的小孩跺着脚惋惜。

一个八九岁模样、叫白小玉的女孩,梳着两只羊角辫,穿着白色的已经很旧的连衣裙,她远离人群,蹲在一束野百合前,如木雕泥塑般盯着面前的白蝴蝶,手里和其它孩子一样拿着一个漂亮的玻璃瓶。

“小玉……”一个比她大一点的男孩喊着她的名字向她跑来,左手的玻璃瓶里满是五颜六色的蝴蝶,右手拿着一个用白色的野花编织的花环。他跑到小玉跟前,把花环给小玉戴在头上,然后拿起小玉的玻璃瓶,胖乎乎的小手伸进自己瓶子,把里面的白蝴蝶一只只抓进小玉的瓶子。他瓶子里的蝴蝶,颜色各异,耀眼夺目,但小玉连看都不看,小心翼翼捧起自己的瓶子,看着这些白蝴蝶,开心地笑了起来,小男孩摸摸她的小脸,然后兴奋地翻起跟头来。

夕阳西下,蝴蝶都陆续回家了,可孩子们还没疯够,舍不得回去,小玉手托着下巴,歪着头趴在草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装满白蝴蝶的瓶子,夕阳的光晕给她略显苍白的脸涂上了一层红霞。小男孩斜躺在她旁边,手里拿着一大束白色的野百合,蝴蝶落在上面,别致的小嘴微微翕动,含情脉脉地看着他。远处传来孩子们动听的歌谣:蝴蝶,蝴蝶,身穿花花衣,飞来飞去在一起,你喜欢我来,我也喜欢你,跳舞唱歌做游戏。这时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迎着夕阳气定神闲地走了过来,他头发花白,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老师好!”孩子们齐刷刷地和他打着招呼,老人笑了,笑得一脸慈爱安详。

“天要黑了,赶紧回家,小心山里有野兽。”

“知道了。”孩子们答应着,一窝风似的朝家里跑去。

“小玉,回家吃饭了。”小玉听到老人的呼唤,爬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打开瓶子,把白蝴蝶一股脑都放了出来。目送它们越飞越远,直到消失在天尽头,她心满意足地笑了,转身牵起小男孩的手跟在老者的身后,蹦蹦跳跳地回家了,夕阳拉长了他们的身影,大山回荡着他们银铃般的笑声。

小玉是个孤儿,孑然一身,孤苦伶仃,是学校里唯一的老师赵明义收养了她。山里穷,老师们都受不了这份苦,都不愿意来,偶尔来过几个也都哭哭啼啼地离开了。赵老师一生从未离开过大山,他的妻子忍受不了大山的清苦,很多年前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他,跟一个收山货的男人远走他乡,再也没有回来过。赵老师就这样守在大山里,送走了一群又一群的孩子们。他在六十岁时收养了无依无靠的小玉,从此爷俩相依为命。

那个为小玉抓白蝴蝶的男孩叫小琦,他家离赵老师家不远,他和小玉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的父母在山外打工,很少回来,把他寄养在姨妈家里。他喜欢色彩斑斓的蝴蝶,向往山那边的世界,父母说山那边有着不一样精彩。小玉独独喜欢白蝴蝶,小琦不明白为什么小玉喜欢那些没有颜色、一点不漂亮也不绚烂的白蝴蝶,但只要小玉喜欢,他就会毫无怨言地为她抓来。他喜欢她笑,她的笑像施了魔法。为了她的笑,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他就像小玉的守护神,从童年到少年到……

“老师,你在想什么,你怎么哭了?”一个小女孩清脆的喊声将她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没什么。”她擦了擦不经意流出的眼泪,略微平复了一下情绪,“我们接着上课。”她不知道这节课是怎么下来的,她只知道脑子里满满的是那些白蝴蝶。放学后,她走进了后院,蝴蝶还在那悠闲地跳舞,素色的花瓣像纷飞的雪花,或轻柔纤细,或活泼伶俐,或楚楚动人,或大气从容。有林清玄《海边的白蝴蝶》里的虚无缥缈,又有戴望舒《白蝴蝶》里无法驱遣的寂寞苦闷。

她瘫坐在菜地中央,脸色苍白,泪流满面,点点泪光中,依稀看到赵老师慈祥的脸和小琦英俊的面庞交替出现,她的心被撕扯成千片万片。“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她喃喃地念着,仓央嘉措的诗总是让她神伤。

大三那年,她正在上课,山里来了电话:赵老师病危。小玉一路哭着赶回大山,但是一切都晚了,赵老师已然仙逝!她捧着他的遗像放声大哭,三天三夜不吃不喝。村长颤抖着交给她一封信,这是赵老师弥留之际写给自己的,信里说,他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收养了小玉,并含辛茹苦供她读了大学,她的陪伴,慰藉了他半生的孤苦。但也有一件遗憾——就是没有人愿意接他的班来教大山里的孩子,这让他难以瞑目。看完信,小玉哭昏了过去。醒来后,她跪在赵老师坟前,对着漫天飞舞的白蝴蝶发誓,大学毕业后,她一定回大山来继承老师的遗志。

光阴似箭,转眼她大学毕业了,为了履行诺言,她放弃了很多大公司的聘用,不顾小琦的泪眼相对苦苦挽留,毅然决然地回到了大山。临别时,小琦送给她一个精致的日记本,里面全是白蝴蝶的标本,每一个标本上都写着捕捉的日期!小玉泪落如雨,小琦抱了抱她,说了声“珍重”,然后转身离去,去追寻自己的梦。看着小琦头也不回的背影,她告诉自己不能哭,这是她的宿命,为了大山里的孩子,为了赵老师,她别无选择。人各有志,既然小琦不愿和她一起回山里,那么任由他去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命轨迹,也许他不是她命定的归属。

从此天南地北,小玉再也没有小琦的消息,每一个漫漫长夜,她捧着白蝴蝶标本,在尘世一角,执一人于心,任年华在流年里覆没,任青春在岁月的缝隙里斑驳,任记忆飘零在大山深处。春去秋来,几度风雨,她望穿秋水,望断归鸿,终是形单影只,深藏不露的是她丝丝缕缕的想念,陪伴她的唯有赵老师的孤冢,在每个黄昏带给她无边的悸动和怀念。蝴蝶一生忠贞,只有一个伴侣,她的心也再也装不下其他。那些辗转的思念,飘零的哀愁,概也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正如仓央嘉措的诗“我忍住了看你,却忍不住想你”。

天渐渐暗了,她身心疲惫,脸色苍白,托着沉重的双腿回到了家里,这里是她和赵老师生活了二十多年的房子,也是赵老师唯一留给她的东西。她进了屋子,开了灯,觉得天昏地暗,赶紧倒了一杯水,从小柜里拿出几瓶药,逐一吃了起来。吃完后,坐在床边,大口大口喘了半天气。

两个月前一次昏倒后,她被查出了白血病,大夫建议她住院接受治疗,等待合适的骨髓,可是她舍不得孩子们,别说难以找到合适的配型,就是找到了她也没钱医治呀!所以她还是回到了大山,她要把生命的最后时光留给大山,这里有她挚爱的赵老师和她灵魂的归属!

她爬上床,打开音乐,《白蝴蝶》带着淡淡忧伤飘了出来,哀婉低吟,如泣如诉:白蝴蝶,破茧翩飞,千年轮回红粉泪,白蝴蝶,独照风情,春残花落叶枯萎……葬尽落花风尘间,为谁相思为谁怜……

泪再次袭来,不知过了多久,她昏昏地睡着了,梦里她挽着小琦的胳膊,漫步在草地上,白蝴蝶在他们身边徘徊,踯躅,如白色的精灵。赵老师坐在光阴深处,脸上的褶皱绽放出温暖的花朵。突然,一阵狂风吹来,白蝴蝶四散奔逃,一阵暴雨袭来,小琦挣开她的手,消失在雨幕里,她跪在雨中哭着喊着,突然惊醒,天亮了,泪水洇湿枕畔。

接下来的日子,她依然不动声色地陪在孩子们身旁,她努力把自己所学的知识交给孩子们,她知道,她已时日无多。周末,又下了一场淅淅沥沥的雨,雨过天晴,阳光少了些炽热,多了些温柔,她带着孩子们在草地上游戏,蝴蝶飘落在她白色的裙边,孩子们一边捉蝴蝶,一边唱她教的歌谣。万花丛中,她笑得从容,静谧。

突然一个小女孩不小心摔倒,玻璃瓶子摔出老远,瓶口打开,蝴蝶全都飞走了,小姑娘“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这时走过一个小男孩扶起她,帮她擦干了眼泪,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瓶子递过去,“我的全给你,只要你不哭。”小女孩接过瓶子,破涕为笑。小玉看着看着,泪眼朦胧,前尘往事又一次涌上心头。当她将视线移向远方时,绿荫深处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一棵老树下,她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真的是他吗?怎么可能。”顷刻间泪如泉涌,突然眼前一黑,她昏了过去。

小琦带着无比的眷恋和不舍离开了小玉,他有自己的梦想,这个梦想在他心中沉淀多年,他无法放弃。当他转身的那一刻,他的世界沦为一片苦海,曾经的种种,多年的相伴和守护,终成一幅画留在了生命最深处,不敢轻易示人,那种痛深入骨髓,他不敢触碰。

多年打拼,他有了自己的公司,开名车,住豪宅,身边美女如云,如花蝴蝶般穿梭往来。他为她们一掷千金,换来她们倾城一笑,可是这些美艳的、妩媚的、娇俏的笑容却少了一些味道。少了什么,只有他知道。他的心里永远住着一只白蝴蝶,无法替代。在每一个黑夜里,他在昏黄的灯光中将一个人遥想,那颗在尘世的风花雪月里游走的心,那颗貌似强大、高傲、不可一世的心,如今徒然失落,怅惘,悲戚。

身边的女人一个个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有的他连名字和模样都模糊了。他越来越感到厌倦了,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莺莺燕燕,这些他心心念念想要拥有的东西如今都已不再重要。他开始怀念大山,怀念梦中的白蝴蝶,怀念她的笑,她的好,她身上淡淡的香草味道,怀念她念着“南园春半踏青时,风和闻马嘶。青梅如豆柳如眉,日长蝴蝶飞”时脸上的神韵。思念像海潮般涌向他,他要窒息了,什么理想、抱负,什么繁华、富贵,竟不及她痴痴的笑!他一刻也不能多等,他要回去,他要见她!马上。

离开大山多年后他回来了,带着一身疲惫,仆仆风尘。当他走到山前的那片草地,他看见了小玉。看到了曾经的洒满童年欢笑的花丛,看见了花丛中纷飞的白蝴蝶,还是那样美。他听到了那个无数次唱响在梦中的歌谣:蝴蝶,蝴蝶,身穿花花衣,飞来飞去在一起,你喜欢我来,我也喜欢你,唱歌跳舞做游戏。他哭了,多年练就的坚强轰然倒塌。

小玉的视线迎向他的,他看到了那双如水双眸里的惊喜,思念,还有忧伤。只是他还没来得及上前拥她入怀,她已昏了过去。他不顾一切地跑过去,扔下嚎啕大哭的孩子们,抱起她向医院飞奔而去。

“病了为什么不住院?”见她醒来,他心疼地责备,眼里无限的爱怜。

“我,我,……”她像个犯错的孩子,低着头,羞红了脸。

“我什么我,以后一切听我的,住院治疗。”他的话不容置疑。

“嗯。”她乖乖地点头。

之后化疗,她痛苦不堪,一头如云秀发掉光了。他放下一切陪在她身边,每天给他读刘白羽的《白蝴蝶之恋》,他告诉她要坚强。每每读到“我那美丽的白蝴蝶!我那勇敢的白蝴蝶呀!”时,小玉的心便无比的坚强,瞬间有了战胜一切的勇气。她告诉自己,不管结局怎样,在生命的最后一程有他的陪伴,足矣。一天,两天,三天……他不厌其烦地给她朗读。他看到她依旧明朗的笑容,他只恨自己来得太迟,他要拼尽所有挽留她的生命。

无数次,他梦见一只白蝴蝶泪眼盈盈,楚楚可怜,他捧起它,它的泪滴入他的掌心,最后还是无力地扇动着雪白的翅膀渐行渐远……

小玉没有亲人,学生家长自发为她做配型,小琦也去了,结果真的配型成功了,那一刻他高兴地把医生抱起来转了好几圈。突然,他明白,他是她的宿命,冥冥中,上天已把他们的命运系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很快安排手术,他有钱,费用对他来说小菜一碟。手术结束后,医生告诉他,这是他做过的最满意的手术,他喜极而泣。

三个月后,已是深秋。他带着她回到了大山,学校旧房舍已然不见,一座新的教学楼拔地而起,门前两个醒目的大花坛,虽然这个季节没有了蝴蝶和鲜花,但她依然开心地笑了,一如二十多年前的笑容。她坐在学校的草坪上,靠在他宽阔的肩头,哼起那支儿时的歌谣:飞来飞去在一起,你喜欢我来,我也喜欢你……

她闭上眼,依稀看见一群美丽的白蝴蝶,挥动着素色的翅膀,围绕在他们身边,她美了美了,他醉了醉了……

成人癫痫病能不能治好
癫痫发作的早期症都是什么
癫痫病发作间隔时间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