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立青的原型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桃花红杏花白(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如果不是华子突然接到部队的紧急任务,同学聚会是不会提前的。

下午五点三十分,华子结束了在医院的最后一台手术。作为部队医院的外科专家,昨天他接到了一项特殊任务,三天后将奔赴重庆某地进行一个月的秘密集训。最近边境与某国冲突不断,集训结束后有可能将派往边境某医院,也可能上前线。此去山高路远,也许一年,也许一生……

这是一名年近七旬的大腿严重骨折的患者,手术持续了两个小时。走出手术室,华子的后背湿了一大坨,他谢绝了家属的盛请。此时的华子想起一桌的饭菜,竟有呕吐的感觉,他太累了。在更衣室他疲倦地换掉了衣服,默默地下了楼,沿着医院后面一条小道缓慢地向滨湖公园走去。此刻,远处的夕阳,像往常一样熟练地素描了一幅远山的金色图景;一条碎石子铺就的小路,像思绪一样蜿蜒在身边,脚下褐色的、黄色的石子,像随时冒出来的隐隐的心事;初夏的风,不像冬天那样态度生硬,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柔和地往人脸上身上贴,惹得旁边小院子里的一棵椿树的叶子好一番浅吟低唱。很多时候华子喜欢在公园西边浅浅的荷塘边静坐一会,今年雨水少,荷塘水位很低,那些前几天像婴儿手一样的荷叶已经比肩而立了,把一片湖的喜怒哀乐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华子单腿坐在石板上,轻轻拨弄着一片荷叶,像要打开湖水的秘密一样,一只绿纽扣一般大的青蛙轻捷地跃上荷叶,眼前的荷田便轻轻荡漾了。

华子面对一池随风颤动的荷叶,刚才的一身疲倦慢慢散开了。他的眼睛绕着荷塘转了一圈,四周安静的如幼儿呼吸,此时最适合轻吟了,他在心底轻轻地咏诵:“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此刻,夕阳渐渐落入远山的怀里,如疲倦的男人盖上了温柔的华被。华子感到腹中空空的,这才驱车回到家中。他撕开了一袋方便面,隔着袋子把里面的面饼捏成碎块,在小盆里倒进了开水,暖瓶里的开水还是昨夜的。他正半温不热地胡乱充饥,黄敏的电话就过来了。

“华子,你这是唱的哪一出?非得明天聚会?我看这次很多外地的回不来,也就十来个人。”黄敏的声音很熟悉,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他们一直保持着电话联系。

“感谢,非常感谢!以后大家会理解的!”华子喝了一口,这汤水也太咸了。

“有的二十年不见了,说不定你都不认识了。对了还有一位特殊嘉宾,你猜猜是谁?”黄敏调皮地问道。

“是谁呀?”华子吃一口泡不开的方便面,莫名其妙地心跳了一下。

“爱莲,她也会来的。”

“……”猜测得到了证实,华子的激动从胸口蔓延到全身,他声音放得很低,唯恐惊扰了这个美梦,“爱莲她……她幸福吗?”

“这幸福不幸福是个人的感觉,反正现在住在二层的别墅里,老公会挣钱,儿子也可爱,我看挺幸福的吧!”黄敏淡淡地说着。

“嗯。”华子点点头,仿佛黄敏就坐在对面。

“有时候她在河边晨练,我碰到过一次。桥下面有个退休的老教师每天在那里吹唢呐,爱莲总喜欢去那里坐一会……”黄敏还说了些什么,华子的眼泪已经爬出了眼睛,他靠在床头,一些往事在脑子里争先恐后地往外挤……

高一报到的那天,华子意外地发现,同桌的女孩竟然是初三参加全县数理化竞赛的大眼睛女孩。女孩的名字叫爱莲,她穿着方格的连衣裙,两只胳膊放在桌上,就像家乡河滩的水田里捞出来的莲藕,洁白细腻。华子蜷曲着两只又黑又细的胳膊,大半个身子集中在板凳的一段。他用余光看到爱莲盯着书本抿着嘴笑了。

时间过得很快,期中考试成绩出来,华子的化学居然考了36分,直接把名字倒着数了。那天晚自习没有电,教室里烛光闪闪,华子正在做化学题,看到眼前递过来一本化学辅导书,上面写个“给你”两个字,他兴奋翻着,里面原先用铅笔做好的答案都轻轻擦掉了,他感激地对爱莲说:“谢谢!”

化学成绩在第二次考试中跃进了及格线,华子心中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牵引着。他喜欢上化学,只要爱莲在座位上,他就会专心去学习。而一旦爱莲不在身边,他的心就找不到去向。这样的时间,美好地维持了一年,暑假就要分科了。想起这,华子的心情格外地难受。他在作业本后面写了一首诗,觉得不合适。又写了一句话,觉得不妥,又撕扯掉了,最后他写道“爱莲,明天就放假了,下午我们去鸡鸣山看夕阳,放松一下,好不好?”

那天的夕阳格外的红,远处的山和近处的树,还有天上一缕一缕的云都被染得红彤彤的,爱莲的眼睛里浸满了红色。华子骑车蹬了二十公里的山路,带来一只唢呐。他站在距离爱莲不远的石盘上,目光炯炯,朝着夕阳吹奏一只曲子,嘹亮的旋律回荡在空空的原野上,悠长的音律绕着幽静的山梁……

“你怎么还会吹唢呐?”爱莲沉醉在那种生动鲜活的曲子里。华子站立着,单薄的身影透出恬淡和刚毅。

“我爸爸是吹唢呐的。我就会吹这一首,你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

“我们山西民歌吧?”爱莲的大眼睛扑闪着。

“桃花你就红来,杏花花你就白,翻山越岭寻你来,啊个呀呀呆……”歌词从华子刚刚发育不久的嗓音里唱出来,缠缠绵绵又磕磕绊绊,爱莲从旁边找了一块石子,朝着华子后背丢过去,发嗲地喊道:“再唱一句,我就不理你了!”

暑假第一天早上,华子是被一阵叫骂声吵醒了。放假了本想睡个懒觉,他恼火地爬起来。刚跳下床,就被父亲一巴掌打在后脑勺上。他还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父亲就骂开了:“你个龟孙子,老子花钱让你上学,谁让你给老子惹是生非的?”

华子跑出屋子,透过刺桠子编的门,看见一辆自行车停在门口,一个穿碎花短袖的女人用食指指着他家的院子开骂:“你们这个吹鼓手,还敢祸害别人,先称称你的分量几斤几两!踩在脚底下,走不到人前面的货色!”

“我看你嘴巴长痔疮了,在别人面前犯贱!你那吹鼓手是给死人听的,你吹给我闺女。我让你吹!我让你吹!”女人弯腰捡起板块青砖,朝着华子家仅有的一块玻璃窗砸去,“哗啦”,玻璃碎了一地。

“一个吹鼓手的娃,还敢勾引我家闺女!你一个耳朵吊五千块钱,也没有人嫁到你们家,你们门头太低了!”

“我警告你,再敢纠缠我家爱莲,明天我就把你们这种下贱坯子的房子给点了!”

……

女人骂够了,气呼呼地转身推着自行车,一时过于气愤,连人带自行车差点歪倒在一边的柴堆上。她扭过头恼火地又骂了一句:“吹鼓手贱货,被人踩在脚下,还想走到人面子上!做梦!”

华子终于明白了,这是爱莲的母亲。这太欺负人了!他一直为父亲有一手吹唢呐的谋生技艺而自豪,今天才知道这是受人欺负的营生。他抓起一块石头,回到屋子里抓起唢呐,几下就把它砸扁了。

父亲无力地靠在院子的桐树下放声大哭……

高二分科后,华子和爱莲分在两个班级,他尽力不去想,只想努力学习,早一天考上大学,离开这个让他痛不欲生的地方。高考后,华子考进了重庆第三军医大学。黄敏告诉他,爱莲考进西安地质学院,前天托她给华子带来一封信,信的内容只有几句话:“华子,让我替我妈说一声对不起!路是靠自己走的,含泪播种的人一定会含泪收获的!”

华子的心在那一刻像温水泡开的粉条,慢慢柔软了。大学开学不久,他坐上了西安的列车,在西安地质学院的门前,他一次次抚摸着大学的围墙,像抚摸一段无法愈合的伤痕一样。他没有勇气走进去面对善良的爱莲,只能在心里默默问:“莲,你好吗?”当天就坐上了返程的列车。他在大学渐渐知道,唢呐并不像民间所说的只为送葬的人吹奏,它只是一种源远流长的独奏乐器,也可以留下经典的段子。爱莲母亲的闹剧,多年后对他来说就像乡间不可多得的笑话一样,也渐渐释然了。在一次音乐会上,他静听着唢呐独奏《百鸟朝凤》,尖锐的哨音和变换的鸟鸣,感染着他,他为这种独特的民族乐器而自豪,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大学时光一晃而过,华子顺利地分配到一所部队医院,他通过黄敏和其他同学打听爱莲的下落,得知她分派到县级政府部门工作。在一个朝霞初升的清晨,匆匆下火车的华子迫不及待地赶到县政府门前,他用手扶了一下眼镜,激动地站在寒风中等待,爱莲看见他会不会原谅他?不管怎样他一定要告诉爱莲,这么多年他去过西安三次,一直没有勇气向她表白,这一次他再也不能等了。隔着厚厚的镜片,他在匆匆而过的人群中搜寻着,终于他看到了莲。是莲!她和一个帅气的男生手牵手从他的眼前走过。这个拖着皮箱的大男孩,丝毫没有引起爱莲的注意,她又说又笑飘进了办公楼。

寒风吹着华子特意理过的发,还有他潇洒的风衣,他打了一个寒战。

华子凭借大学的刻苦努力和毕业后的出色表现,成为部队医院外科的一面旗帜。五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包括一个人的人生观。华子和同医院的小云在亲人的祝福中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

在一次酒醉之后,华子深情地拥吻妻子小云,身下的娇妻虽然不喜欢丈夫一身的酒气,但是他强大的攻势和热烈感染了她。小云幸福地闭着眼睛,迎接着丈夫一次次甜蜜的爱抚。她的心剧烈地跳着,为这个引以为骄傲的男人。“莲,我好爱你……”

“莲,是谁?”小云奋力地推开了猪一样的丈夫,猛地从床上跳下来。

“你起来!莲到底是谁?”回答她的是华子甜蜜的鼾声。

小云哭了一夜,她把医院的女医生和护士以及华子认识的女人过了一遍,都不符合情人的要件。天还没有亮,她就拍拍华子的脸,红肿着眼睛问:“华子,我一直以你为骄傲,趁现在还没有孩子,告诉我,你醉酒后一声一声呼唤的莲,到底是谁?”

“莲……”华子睁开眼睛,看到床边头发凌乱的妻子,缓慢地从床上坐起来。

“莲,是我高中的同学,我的初恋……”华子嗫嚅地说。

“华子,这么多年了你还念念不忘。我要告诉你,我只爱干干净净的华子,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小云歇斯底里地喊着,“我天天伺候着你,迎合着你的喜好,就是为了听你搂着我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吗?”

“小云,对不起,是我辜负了你!你走吧,去找一个爱你的男人。”

“啪”华子的脸上挨了一耳光……

“来,老婆,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从武汉进货回来的张强把一挂彩金项链挂在了爱莲的脖子上。

“你又买首饰了,盒子里好几条了。”爱莲正在辅导儿子写作业,扭过头埋怨道。

“哎哎哎,你老公有着本事,你就享受吧!”张强从后面按着老婆的肩膀说,“下海早了捞一桶鱼,晚了只能捞一勺子虾了!”

“就知道挣钱,你不会整点精神生活,不要让人家说你一身铜臭气!”

“一身铜钱味怎么了?这时代就是拼钱的时代。没有钱,整那些说的唱的有屁用啊?精神,那是没钱人的呐喊,是没有本事人的呼声,明白吗?”

张强抓起了遥控器开了电视,他只看经济信息频道。

爱莲把儿子安排到老公身边,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凹凸的身形,显得很有精神。

傍晚的河水,风吹起了层层涟漪,河面像透明的黑色玻璃,倒映着两岸的景物。爱莲沿着河堤做慢跑动作,遇到人多的地方就做做臂力活动。

一座跨河大桥立于河堤之上,爱莲每天都要到这里,桥下面有一位退休的老教师,姓郭,经常骑着自行车,锻炼一会便坐在条石上吹奏唢呐、拉二胡,或者放一段地方小调。爱莲结束锻炼后喜欢漫步到桥底下,听老师演奏的曲子,看优美的旋律在河面上荡起层层涟漪。

郭老师果真坐在条石上拉着二胡,他的身子随着胳膊的动作左右摆动着,看样子已经沉浸在完美的演奏中了。

一曲结束,爱莲走了过去,亲切地问候道:“郭老师,今天拉的是赛马呀,这么激越啊!”

“我今天还带了唢呐呢!”郭老师兴致不减,从自行车后面的布袋里取出唢呐来,“你想听哪只曲子?”

“郭老师,我们老家有首民歌《桃花红杏花白》,你听过吗?”

“很有名的呀,但是没有吹奏过。不过只要有五线谱,几天后你就能听到的。”

“那就说好了,我明天给你打印曲子,你教我呗!”

“呵呵,这可是非一日之功呀!”

聚会的场所定在良友宾馆三楼。

华子这天起了一个大早,他刮干净了胡子,赶到了解放路乐器行,坐在门口等了半个小时,商家才开了门。华子精心挑选了一只唢呐,寄给年逾古稀的父亲,另一只他包装好,放在后备箱里。

华子驱车赶到了宾馆,已经有好几个同学围坐,他们摆放好了饮料。“华子,怎么突然提前了?你小子搞什么鬼?救火似的!”

几个从外地回来的同学拥上前拍着华子的肩膀,开心地说笑着。有的二十年不见,一点也不生分,反而多了一份亲切感。

少年癫痫病发病机理
癫痫应该如何护理
患了癫痫需要注意什么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