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杨立青的原型 >> 正文

【江南小说】四哥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四哥其人

四哥本名叫做什么,没有多少人知道,很多了解他的人,只知道他在兄弟姐妹中排行老四,和一帮兄弟们拜把子也排行老四。

我也不知道四哥的名字到底叫什么,只是很多人都叫他四哥,我年龄又比他小(四哥比我年长将近二十岁),只好也跟着叫了声四哥。

四哥生得黑而且瘦,个子又小,讲话时容易激动,一激动就带出“咳、咳”的声音。四哥喜欢抽烟,除了睡觉,总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相比较于抽烟,四哥更喜欢喝酒,可是酒量却不好,每喝必醉。醉了又特别粘人,怎么也送不走,颇有请神容易送神难的感觉。

记得有一次,四哥来我家喝酒,我怕他喝醉,劝着他不要喝。他不听,还生气,反而要多喝。我倒不是心疼酒,我怕他喝醉了就走不掉了;我也不是不愿留他过夜,问题是他从来不在别人家过夜。

半斤白酒下了肚,四哥开始不着调了,跟我东一句西一句乱扯。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说四哥我送你回家吧。他倒爽快,说好啊。我就扶着他往他家赶,刚走到一半,他忽然又要回我家,而且态度坚决,必须回。没有办法,我又把他扶了回来。

到了家里,我把他摁到沙发上坐着,说:“好吧,你要回来,现在咱回来了,你说有什么事吧。”

四哥“咳、咳”了两声,说:“我跟你说,咳、咳,以后谁要敢惹你,你就对你四哥说。咳咳,你四哥别的能耐没有,就是打架不要命。”

我说:“四哥,你就放心吧,你的威名谁不知道?再说咱们还是兄弟,真的有事了,你哪里躲得掉?”

可是他却不把我的话往下接,又对我说了一遍:“我跟你说,只要有人惹你,咳咳,你就跟你四哥说。咳咳,你四哥啥都不敢跟你保证,就是敢拼这条命。”

你说现在跟他说话该有多费劲?我愁得头都大了,一把扶起他,说:“回家。”

就这样,我又扶着他走在去他家的路上。这次很幸运,好歹我把他送到家了。把他摁倒在床上,我赶紧关了门,走回家去。

回到家,我长长地舒了口气,正要关门,四哥远远地就对我喊:“别关门,别关门,我来了。”我登时吓得魂飞魄散,循声望去,他正歪歪扭扭的赶过来。

没有办法,我只得又一次送他回家。这次我学聪明了,我在他家不走了,直到确定他睡着了,我才离开。

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结果凌晨三点左右,我正睡得迷糊着呢,扫马路的张大爷敲响了我家大门,说四哥就睡在我家门口呢。

我出门一看,四哥果然就躺在离我家不远的马路旁。他一定是又来找我,看到我已经睡了,就走回家去,结果到路边就醉倒在地,我之所以这样肯定,因为他的身体是朝着他家方向的。我真是哭笑不得,走到他旁边把他摇醒。他一睁眼,看到满天星星,忽然跳了起来,大骂道:“妈了个巴子,咳咳,谁把我家楼板给揭了!咳咳,我都看见星星了。”

我当时真想一头撞死算了,骂他:“四哥,要不要脸了,你还没到家呢!”

听我这么说,四哥醒过神来,一拍脑门,不好意思地笑了。

所以,我最怕和四哥一起在我家喝酒,但我从来没有怪过他,因为四哥四十多岁的人了,从来没有结过婚,现在还是独居一室,找个朋友排除心中的寂寞,不也是理所当然吗?

【二】事业与家庭

四哥虽然其貌不扬,却从来不说一句大话,他说到的事,就一定能做到。比如他说肯为我跟别人拼了命,绝不是酒后狂言,虽然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那是因为我是良好市民,没有跟人闹过别扭,只要有,他一定挺身而出,舍命相助,这一点我坚信不疑。原因,很简单,这种事他做得多了去了。

四哥十来岁就下了学,跟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拜了把子,成天在街上瞎晃。那个年代,治安还是很差的,就像赤脚的不怕穿鞋的,做正经买卖的怕混事的。混事的除了一条命,一无所有,他们吃饭的家伙,也就是仅有的一条命。

靠命吃饭,说来很难理解,说白了,就是不停地打架,让所有人都怕他们。因为怕,人们就由着四哥他们胡作非为,所以,过日子的问题,四哥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四哥曾对我说过,他还不到十八岁,街上的大人们听到他的名字就像听到一声雷,见到他的面就像见到钟馗。他们一帮人高兴了就随便找个馆子一坐,好酒好菜上一桌,从来没有谁敢问他们要过钱。

四哥还是很怀念那段日子,偶尔和他谈到这个话题,他总是两眼放光,激动不已。且不管当时的四哥有多威风吧,他已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幸福当中,忘记他已和自己的家人渐行渐远。

四哥的父亲去世得早,是伯母一人把四个孩子拉扯大。那个年月一个女人带大四个孩子,日子有多艰辛,可想而知。可就是这么艰难的岁月,四哥的两个姐姐都嫁人了,大哥也就要结婚了。

由于四哥的身份,四哥家人没少遭人白眼,他的大哥和两个姐姐早就不把他当成家人看了,只有伯母,时刻挂念着他。母亲是伟大的,儿子犯下再大的错,就算世人都与他为敌,只有母亲,始终对自己的孩子敞开温暖的怀抱。

在众人眼中,四哥是一个恶人,但四哥对伯母从来是毕恭毕敬的。四哥的信条是:母亲还有义气。其他的一切,统统靠边站。

如果不是因为伯母,四哥应该早就和这个家决裂了。当然,伯母也不同意四哥在外面混,但是四哥从来都没有答应,他认为那是自己的事业,是必须用命去坚守的岗位。除了这个,所有的事都依着伯母。

现在大哥要结婚了,伯母怕四哥又闯出祸,嘱咐他长嫂如母,一定要耐住性子。四哥说只要大嫂对妈好,他绝对不说一句话。

其实,四哥也想和家里搞好关系,毕竟都是自己的家人,既然已经和哥哥姐姐们形同陌路,这个未曾谋面的大嫂,家境很好,据说人也知书达理,四哥心想: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婚前,大嫂一家来到四哥家吃顿饭,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大家坐到一起,商量日子订到哪一天,那一天如何如何。只有四哥不说话,自顾自地抽烟喝酒。

说到压箱礼的时候,伯母笑着对大嫂的父母说:“亲家,你也知道,我们家里穷,没有什么钱。压箱礼的事,能不能缓缓?等手头宽裕了,咱不仅给,还多给。”

大嫂的父母还没有说话,大嫂的弟弟忽然瞪大双眼,质问起来:“没钱?没钱结什么婚?不结了不结了,这婚不结了,咱走。”说着就蹬开椅子,站起身要走。

伯母被他说得一脸尴尬,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气氛一下紧张起来。一直没有说话的四哥忍不住了,踢开椅子,指着大嫂弟弟的鼻子,骂道:“和你姐结婚,不是和你。咳咳,你爸妈都没表态呢,你撩什么蹄子?赶紧跟我妈道歉,咳咳,不然没完。”

四哥一家人吓得面黄失色,赶紧扯住四哥,一面跟人家赔不是。四哥根本不吃这套,非要等他道了歉才愿意坐下。可是对方也是年轻气盛,又常年在外,根本不知道四哥的威名,只是看到一个比自己矮一头的人对他发脾气,哪里肯服?龇牙咧嘴地就要回骂。四哥怒上心头,掂起自己的椅子就照他头上砸过去,只听他惨叫一声,抱着头在地上打滚。

这下好了,除了四哥,所有人都大惊失色。饭还没有吃到一半呢,就把准新娘的弟弟送进了医院。

好在这门亲事终于还是顺利进行了,但是大哥一家,以及大嫂的娘家,再也不能跟四哥交好了。

【三】没有结果的爱情

换做别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肯定该怨天尤人了,四哥却很从容,根本没把这些当回事。现在,只要伯母安好,不受别人的气,自己就可以专心地行侠仗义,就像武侠小说中的大侠那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听到四哥跟我说这些话,我总会怪他那时太自私,自己的哥哥姐姐们都解决了终身大事,难道四哥不该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吗?口口声声说着孝敬母亲,难道还有比看到自己结婚更让伯母高兴的事吗?况且武侠小说里,大侠们也从来不是形单影只,身边总得有个红颜知己,才算圆满。

四哥也不反驳我,他跟我说,原来,他也是有过爱情的。

和大哥一家决裂的时候,四哥正在处一个女朋友。我没有见过那个四哥口中所谓的仙女,只听说她生得浓眉大眼,个子高挑。他甚至比四哥还要高出一头,四哥和他站到一块,就是鲜花开在了牛粪旁——这是四哥的原话。

那年她过生日,四哥为了给她惊喜,买下一个蛋糕(不是抢来的,抢来的就不叫心意了),和老大一起,一人骑一辆“大杠”(最早的那种自行车,车头和座子之间有一道铁杠),一大早就往她家赶去。

这是四哥第一次去她家,当然打扮得干干净净,心情也特别激动。她家离镇子很远,那时的路,也不像现在平整,尽是凹坑和石块,四哥和老大蹬着自行车,感觉就像被簸起的豆子,颠得脑子疼。

好不容易到了她家,已经到吃午饭的点了。四哥的女友见到四哥,心花怒放,拉着他就到屋里坐下。对方的父母却不是很高兴,他们只知道女儿谈了个对象,不曾想竟是这般摸样,实在与想象中相差甚远。

不高兴归不高兴,总不能赶人家走吧?只好招呼四哥他们一起坐到饭桌旁,边吃边聊。四哥也没忘此行的目的,赶紧解开系在车把上的蛋糕,放到桌子中央,打开一看,大失所望。以前的蛋糕跟现在的蛋糕,技术含量是没法比的,经过这一路颠簸,早已变成了千层饼,而且比石头还要硬。看来是没法吃了。

四哥很是失望,他女朋友却还是很高兴,对于她来说,这蛋糕的甜蜜,早已化在心里。但她的父母始终不高兴,并不是吃不上蛋糕,他们根本就没有看上四哥。

但是看不上也没有办法,四哥的长相是先天的,改造已经没有希望,幸好四哥还有一份好工作(四哥的女朋友告诉他们,四哥在政府部门上班),不然,说破天他们也不会同意自己的女儿跟四哥交往。

他们问四哥:“工作怎么样?快升处长了吧?”

四哥性子直,想都没想,答道:“什么处长?咳咳,我是混事的。”

他们不听则罢,听了如同五雷轰顶。怒斥自己的女儿,竟然敢对他们撒谎。

四哥压根没想过要骗二老,也没有一丝悔意,拦过他们的话,说:“不要怪她,咳咳,她也是为你们好。要打要骂,咳咳,冲我一个人来。”

女方父母本来还给四哥留些脸面,不好意思直接说到四哥脸上,就狠狠地批评自己的女儿,让四哥心里有些谱,就像杀鸡给猴看——让四哥知难而退。不过,这“鸡”是白杀了,四哥这一番话,说得很是轻巧,好像他还有理似的,彻底激怒了他们,撕破了脸皮,对着四哥一阵狂轰滥炸。

老大有点坐不住了,脸拧成一团,就要发飙。四哥一把拉住他,又给他倒上一杯酒,自己也添满一杯,说喝酒。泰然自若。

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四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着实让他们无可奈何,捂着脸唉声叹气。四哥的女友见父母不再骂了,自己也不再劝他们,低头垂泪。

这样尴尬的局面,恐怕一般人早就无地自容了,可是四哥不但不着急,居然劝着老大一起站起来,高举起酒杯要给未来的岳父母敬杯酒。把老两口气得啊直拿拳头捶自己脑袋。女友的妈妈再也看不下去了,又不知道该骂四哥什么,就把四哥这种“大逆不道”归罪到伯母头上,骂道:“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你的,把你养成这副德性。你不懂事,你妈也不懂事吗?平时就不管教?”

这些话像重磅炸弹,炸开了四哥的怒火。四哥两眼冒出火星,把酒杯狠狠地掼到地上,一把把桌子掀个底朝天。老两口吓得目瞪口呆,还没反应过来,四哥就已经吼起来:“你们打我,再重,我不还手;咳咳,骂我,再重,我不还口,可是你们就是不能说我妈一个不字。我跟你们女儿处,咳咳,才尊重你们,不要得寸进尺。你们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你们呢!咳咳,只要你们女儿愿意跟我处,你们说什么也没有用。咳咳,我们走。”

四哥一转脸,却没见到老大的踪影,想是老大实在呆不下去,到外面等他了。四哥迈出步子刚要离开,老大忽然就冲了进来,也不知道在哪找到一块板砖,高举在手中,直奔电视机而去,只听“咣当”一声,电视机荧幕就烂出个大窟窿。老两口心都碎了,虽然只是十四寸黑白电视,可是那个年代,就是一个宝。没想到老大还不罢休,抓起椅子就要砸别的东西,四哥一把拦腰抱住,死拖硬拽出去。

四哥跟我说起这些时,只记得出门后自己劝了老大好长时间,他们才骑着“大杠”回家。离女友家越来越远了,四哥还回头看了几眼。一直到拐了弯了,也没有一个人出来给他们送行。一路上,老大一直骂四哥窝囊,说下次来就把他们家房子给平了。

再往后,四哥的女友就跟他疏远了,有意无意地躲着他。四哥不甘心:要分咱就分得彻底,你得给句痛快话。

为了这句痛快话,四哥后来又去了女友家几趟。这几次去,四哥都是独身一人,虽然都是带着诚意和歉意去的,希望化解准岳父母对他的仇恨,但发展到最后,总会演变成武斗。

最后,四哥的女友主动约他出来,偎在他怀里,对他说:“以后,我们别来往了吧。我爸妈天天跟人家说:‘人家姑爷上门提着两箱酒,我家姑爷上门,不是两块板砖,就是一把菜刀。’我怕,我们处不下去了。”

四哥无动于衷,问她:“你的想法呢?”

女友哽咽着,说:“分了吧。”

四哥说好,看了看她俊俏的脸庞,满脸是泪。

从那以后,四哥再没有去过女友家,也再没有见过她。这段爱情,就这么夭折了。

郑州哪个医院能治癫痫
癫痫患者需要做什么检查
癫痫病用偏方怎么治能治好

友情链接:

继继承承网 | 北京总部基地地址 | 左腿膝盖酸痛 | 宁波浙东大峡谷 | 爵士舞学习 | 水浒传一百单八将 | 权志龙签名照